孟加拉国政府办公室于3月26日至4月4日关闭。

原标题:孟加拉国政府办公室于3月26日至4月4日关闭。

突发:孟加拉国所有政府、私人办公室于3月26日至4月4日关闭,紧急服务部门除外。

一. 孟加拉国3月23日新冠肺炎疫情数据

今日孟加拉国新增1例死亡病例,6例确诊病例。累计确诊33人,康复出院5人,死亡3人。

孟加拉国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研究院(IEDCR)发布了上述疫情数据,IEDCR主任弗洛拉(Meerjady Sabrina Flora)博士在通过电视会议向媒体作简报时说,在这6名新感染者中,有3名男性和3名女性,其中有两个是10岁以下的儿童。

IEDCR主任弗洛拉(Meerjady Sabrina Flora)博士还严肃建议感到不适的人,除非需要去医院,否则不要离开家。

二.突发:孟加拉国所有政府、私人办公室于3月26日至4月4日关闭

孟加拉国内阁秘书长坎德克·安瓦尔·伊斯兰(Khandker Anwarul Islam)刚刚宣布:孟加拉国所有政府和私人办公室将从3月26日至4月4日关闭,以防止新冠状病毒传播。

孟加拉国政府办公室,除涉及紧急服务的部门,如执法部门和医院以外,其余宣布关闭。

菜市场在此期间将保持开放。

三. 目前进行的测试太少,难以排除社区传播的可能性

孟加拉国当局一直坚持自己的主张,即该国没有发生新冠状病毒社区传播,但专家们认为支持出这一结论进行的测试太少了。孟加拉国政府应在全国所有地区进行更多测试,以确定传播水平。专家补充说,否则,情况将被“错误评估”,政府计划将被“误导”。

同时官方昨天证实,有两男一女被检测出阳性,使确诊病例总数达到27。孟加拉国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研究院(IEDCR)是唯一进行新冠状病毒检测的机构,迄今已检测365人。IEDCR主任弗洛拉(Meerjady Sabrina Flora)教授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两名男子来自国外,该女子与另一名患者接触后被感染。他们分别为20、30和40岁。弗洛拉(Flora)教授新闻发布会上说,在这27例确诊病例中,有5例康复,2例死亡,20例在不同的医院接受治疗。

此外,有40名疑似病人被隔离在不同的政府机构。在昨天晚上10:00之前的24小时内,三名来自国外的旅客从达卡机场被送往科威特-孟加拉国友谊医院。机场负责人哈桑(Touhid-ul-Ahsan)队长表示,他们的体温都很高。

孟加拉国首例新冠状病毒病例于3月8日确认,首例死亡于3月18日确认。官员承认,IEDCR尚未确认第二名死亡者是如何被感染的。第二个受害者的儿子伊克巴尔·阿卜杜拉(Iqbal Abdullah)告诉媒体:“我们的家属最近没有去过我们家。我问父亲是否与任何潜在的Covid-19患者接触过,他说没有。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被感染的。”

“无社区传播”

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研究院(IEDCR)主任弗洛拉(Flora)教授声称没有社区传播。“我们正在收集有关第二个受害者的信息。得出结论后,我们将透露结果。所有确诊病例,我们都试图确定感染源。社区传播意味着我们无法确定感染源。” 她并补充说,IEDCR官员监督了第二个死亡病人的葬礼。

弗洛拉(Flora)教授声称,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IEDCR正在测试所有可能被认为是新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例。“我们从不同的医院和家中收集了样本。在过去的24小时中,我们检测了65个样本,发现了3例阳性病例。我们还检测了40例来自不同医院的非典型肺炎病例。它们均未对Covid-19呈阳性。社区传播是疫情的下一个阶段。在获得足够的证据后,我们将宣布为社区传播。”

专家怎么说

然而专家表示IEDCR所做的测试不足以了解传播水平。许多从国外归来的人正在孟加拉国不同地区游荡,其中大多数人本应隔离。国父纪念医科大学病毒学家、前副校长纳兹鲁尔·伊斯兰姆教授昨晚对媒体表示:“除非增加测试数量,否则我们将无法掌握情况。而且应对方案也将被误导。” 。

伊斯兰姆教授说IEDCR不应基于这些测试得出结论:“也许有些压力迫使官员们让来自国外的国民回家。但是其中许多人都在反对自我隔离的建议。当局必须找到他们并强制隔离。”

孟加拉国前卫生服务总局(DGHS)局长的费兹(MA Faiz)教授说:“政府需要估计有多少人可能受到感染,有多少人需要医院护理,ICU和其他特殊干预措施,为医疗专业人士准备的装备以及防护措施的数量。”

IEDCR受困于人力短缺

根据孟加拉国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研究院(IEDCR)官员的说法,他们只有44名流行病学家在协调所有任务,包括响应热线电话到样品收集,从实验室研究到任务追踪。IEDCR顾问穆斯塔克(Mushtuq)教授对媒体表示:“我们在全国设有17个办公室,要管理所有工作非常困难,尤其是在这次危机期间。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

三. 米普尔(Mipur)另外一人死于新冠肺炎

据孟加拉国国会议员霍克(Md Aslamul Haque)透露,死者是周五晚上在三角洲医学院附属医院死亡的新冠肺炎患者的邻居。两人曾经在米普尔(Mipur) Tolarbag地区的同一清真寺一起祈祷,他们可能都已被感染。该男子发病时被家人送到医院,但后来死亡。检查后,IEDCR说他是新冠状病毒阳性反应。

孟加拉国国会议员霍克(Md Aslamul Haque)表示,他们尚未锁定在清真寺内传播该病毒的人,但目前正在努力。已通过要求该地区的居民不要离开家。议员还补充说,在星期六大约有30个家庭被隔离在那名73岁死者所居住的建筑物中,在此之后,整个米普尔(Mipur)地区的人员活动受到了限制。

霍克议员说该地区大约有40至60座建筑物,许多居民会去清真寺祈祷。“我们计划检查所有去过清真寺的人,但这需要一些时间,我们已就此事与高级官员以及IEDCR进行了讨论。”

据当地居民莫扎梅尔·阿里(Mozammel Ali)称,在这个死者去世后,警方封锁了米普尔的一个菜市场。他还确认警方已要求该地区的居民不要离开家。

该地区副专员Mahmuda Afroz Lucky表示:“死者是一名76岁男子,死于新冠状病毒感染。之前IEDCR采集了他的血液样本,检测结果为阳性。他被要求居家隔离。他恰好住在周五晚上去世的新冠肺炎死者的隔壁公寓。我们已经要求大家在这个问题上要当心。Tolarbag居委会的成员还决定不离开自己的住所。我们没有要求封锁。居民自己决定不离开家,我们支持他们的决定。”

另一个警方消息来源表示,死者的家人送他去了几家医院,但没有一家医院接收。

四. 意大利海归侨民在吉绍尔甘杰县(Kishoreganj)的博伊拉布(Bhairab)疑似死于新冠肺炎,当地民众活动受限

一名从意大利返回的孟加拉侨民在吉绍尔甘杰县的博伊拉布(Bhairab)乡的一家医院死亡。这位60岁的男子于1月28日返回孟加拉国,3月22日(周日)晚上10:30左右在赛义德优素福纪念医院死亡。

吉绍尔甘杰县在孟加拉国的位置示意图

乡健康与计划生育官员阿玛德(Bulbul Ahmed)博士周一证实了此事。他说这名老人是Bhairab Jagannathpur村的居民,3月21日病倒,先被送往阿贝丁医院。随后被转送至赛义德优素福纪念医院,最后值班医生宣布他死亡。

当被问及这名男子是否死于Covid-19新冠病毒时,同时也是为抗击新冠状病毒传播而成立的地方委员会成员秘书布尔说:“此事将在医学调查后予以确认。” 该地区的外科医生穆吉布(Mujibur Rahman)博士说,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研究院(IEDCR)正在从遗体中取样,以确定他是否感染了冠状病毒。

乡政府官员卢布娜·法尔扎纳(Lubna Farzana)表示,政府限制了邻近房屋居民的行动。

五. 当地居民围困乌拖拉(Uttara)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

据报道,当地居民围困了达卡乌拖拉(Uttara)的一家医院,据说该医院在该居民区收治了新冠肺炎患者。激动的居民在周日晚上8点左右走上乌拖拉11区(Uttara Sector 11)的街道,并举行示威游行,封锁了Regent医院前面的道路。

位于达卡市乌拖拉11区(Uttara Sector 11)的Regent医院

当地人说医院已经与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以治疗感染新冠状病毒的患者并将其隔离在医院。在示威过程中,居民还与医院就该协议发生了争执。警察局负责人萨哈(Tapan Chandra Saha)表示,警方在得知此事后前往现场的,并控制了局势。他说:“该医院确实与卫生部达成了一项协议,为感染新冠状病毒的患者提供治疗。我们已经检查了他们的文件。我们会将此事通知卫生部和卫生总局,他们将做出最终决定。”

六. 接诊新冠肺炎死者的急诊医生感染

这位30岁的医生是三角洲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急诊医生,他因为接诊新冠肺炎患者感染新冠状病毒,此状况被称为稳定。他的一位同事告诉媒体:“截至周一上午9点,他的健康状况现在稳定了。”

孟加拉国医生基金会首席行政官尼鲁伯姆·达斯博士证实此事:“他有呼吸困难症状,但身体状况稳定。他正在科威特-孟加拉国友谊医院接受治疗,并已获得雾化器和氧气。目前他还不需要ICU支持。昨天他告诉我们,医院里没有人想碰他,但后来政府保证了他的治疗。”这位医生的新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反应后,他的家人已经在达卡市的巴萨博(Basabo)地区的住所进行居家隔离。另外同一医院的四位医生和15名职员也开始了隔离检疫。

位于达卡市米普尔(Mipur)区三角洲医学院附属医院

在报告第一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三天后,在3月21日(周六)早些时候,孟加拉国报告了第二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这位73岁的新冠肺炎患者在周五晚上去世之前,在米普尔(Mipur)的三角洲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治疗。更多孟加拉资讯请

猜你喜欢

【佑安传播】疫情期间,孕产妇如何防控(二)

原标题:【佑安传播】疫情期间,孕产妇如何防控(二)来源:中国人口出版社《孕产妇和儿童新冠肺炎防控手册》漫画版

2020-03-27

冠状病毒可以通过眼泪传播?不太可能!

最新研究证明冠状病毒通过眼泪传播的风险较低目前已明确的新冠病毒最主要的传播途径是近距离呼吸道飞沫传播和间接的接触传播,对于该病毒是否通过其他体液(例如眼泪)传播尚不清楚。但最近

2020-03-27

新生儿血清测出抗体,新冠病毒是否母婴垂直传播?JAMA发表多篇病例分析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编辑关于孕产妇的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防控,母婴垂直传播的潜在风险是一个重大关切问题,但目前仍然缺乏足够证据。《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及其

2020-03-27

搜狐医药 | 柳叶刀:儿童新冠感染多为轻症,要警惕儿童带来的无症状传播

原标题:搜狐医药|柳叶刀:儿童新冠感染多为轻症,要警惕儿童带来的无症状传播出品|搜狐健康作者|周亦川编辑|袁月与其他呼吸道传染病感染分布特点不同,新冠肺炎感染人群中儿童的比例较

2020-03-27

楼宇烈:文化传播上的两个不平衡问题严重

我们需要振兴中国文化的灵魂我对于中国文化感觉有担当的责任,是因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有几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其中有一件很小的事情,有一个欧洲瑞士的留学生在我们这儿学中医,有一天

2020-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