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薛姨妈不敢向贾母提亲?你看看王熙凤当众都说了什么

难怪薛姨妈不敢向贾母提亲?你看看王熙凤当众都说了什么

读《红楼梦》的时候,我们知道薛蟠这个人,被母亲薛姨妈从小娇惯,长大后成了呆霸王,只要他喜欢的,不问原因,不管对方是否同意,抢了就走,如香菱。换句话来说,只要是薛蟠看上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抢到手,但黛玉却是个例外。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中,已经纳香菱为妾的薛蟠,在一阵慌乱中瞥见了黛玉,只一眼就已酥倒在那里。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这一段中曹雪芹给薛蟠加了这么一笔,除了表现黛玉的美之外,相信曹公绝对不会写这么一处闲来之笔。这句话的后面,脂砚斋有一句批语“忙到容针不能,以似唐突颦儿,却是写情字万不能禁止者,又可知颦儿之丰神若仙子也。

脂砚斋的这句话应该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提醒读者,这句话看似用薛蟠的一见钟情唐突亵渎了黛玉,实际上,也恰好说明了喜欢一个人是情不自禁的,也是无法控制和禁止的,包括薛蟠一眼瞥见黛玉的那种一见钟情。另一层是借此说明黛玉那种神若仙子的美,很特别。

以薛蟠的脾气,看上黛玉,就会央求他的母亲薛姨妈去找贾母提亲,奇怪的是薛姨妈从未提起此事,只是在红楼梦第五十七回中,借宝钗的口曾向黛玉提起。

宝钗忙道:"认不得的。"黛玉道:"怎么认不得?"宝钗笑问道:"我且问你,我哥哥还没定亲事,为什么反将邢妹妹先说与我兄弟了,是什么道理?"黛玉道:"他不在家,或是属相生日不对,所以先说与兄弟了。"宝钗笑道:"非也。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就下定了,也不必提出人来,我方才说你认不得娘,你细想去。"说着,便和他母亲挤眼儿发笑。

宝钗这些话虽然看上去只是开玩笑,其实玩笑里又透出几分真实。以宝钗的沉稳和为人,她断不会拿黛玉的婚姻开这种玩笑,她不过是把母亲不能说出口的话借玩笑讲了出来。

薛蟠对黛玉一见钟情,薛姨妈为何不敢向贾母提亲?你看看王熙凤当众都说了什么。

一、王熙凤借吃茶叶一事,当众拿宝黛的婚姻开玩笑。

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林黛玉红了脸,一声儿不言语,便回过头去了。

这是王熙凤借吃茶叶一事,当众拿宝黛的婚姻开玩笑。当时在场的人很多,也包括宝钗。相信如果王熙凤不是揣摩到了贾母的意思,或者贾母已经有口风,她也不敢公然拿宝黛的婚姻开这样的玩笑,何况那个社会一般不拿未出阁女孩的婚事开这样的玩笑。

事后,薛姨妈也应该从宝钗的口里知道了这件事,相信她也能猜到,王熙凤之所以敢这样开宝玉和黛玉的玩笑,必定贾母发了话或者露出了口风。既然贾母有意成全宝黛的婚事,薛姨妈又岂敢为自己的儿子薛蟠向贾母提亲。

二、宝黛闹误会,王熙凤劝解时说的笑话再次点明了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到了贾母跟前,凤姐笑道:"我说他们不用人费心,自己就会好的。老祖宗不信,一定叫我去说合。我及至到那里要说合,谁知两个人倒在一处对赔不是了。对笑对诉,倒象`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两个都扣了环了,那里还要人去说合。"说的满屋里都笑起来。

这是继张道士为宝玉提亲后,宝黛闹了误会,王熙凤前去劝解,回来后说的一句话,屋里的人都笑了,其中也应该包括薛姨妈。大家都懂王熙凤的这句玩笑话,也明白在王熙凤和贾母的眼里,宝黛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薛姨妈这样聪明的人,又岂能看不出这些。她虽然有心想把宝钗嫁给宝玉,让薛家的金玉良缘成真,但她还真没有胆量敢向贾母为儿子薛蟠提亲。

这里除了王熙凤的这些玩笑话外,更重要的是薛姨妈也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和秉性,她倒不是怕薛蟠亵渎了黛玉这样的好女孩,而是怕贾母拒绝。一旦贾母拒绝了这门亲事,她也没有面子再继续住在贾家,那么薛家的金玉良缘也就没有了希望。

薛姨妈明知道贾母不会看上薛蟠,自己也不好白去讨这个臊,失了脸面是小,以后难在贾府继续住下去才大事。薛家虽然地位不如贾家,但以薛家的富有,为儿子薛蟠娶一门好亲,应该不难,这也是薛姨妈没有向贾母提亲的原因之一。

当宝钗借玩笑话拿这件事开黛玉的玩笑时,薛姨妈故意说连邢岫烟那样的姑娘都怕耽误了,说给了薛蝌,何况是黛玉这样的好孩子,她更不会这样做。

其实这只是薛姨妈为自己不敢向贾母提亲找的一个理由,正是因为薛姨妈不敢向贾母提亲,薛蟠又是一个喜欢都要抢到手的呆霸王,相信薛姨妈应该没少拿话弹压儿子薛蟠,让他不敢在贾府胡闹。

薛蟠虽然是呆霸王,这一点他还是能分清楚的,毕竟黛玉不是香菱,可以随意抢走。正是因为薛蟠的心里有了这样的标准,当他再挑选结婚对象的时候,就挑选了好长时间。借宝玉的话来说“正是。说的到底是那一家的?只听见吵嚷了这半年,今儿又说张家的好,明儿又要李家的,后儿又议论王家的。这些人家的女儿他也不知道造了什么罪了,叫人家好端端议论。”

可见,薛蟠娶亲在人选上,也是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折腾,今天觉得张家的好,明天又觉得李家的好,后天又议论王家的好。白说了是薛蟠压根就没有看上,如果看上了,就像后面的夏金桂那样,不需要太多时间,见一面差不多就把亲事定了。

薛蟠从夏家回来,把娶夏金桂的事说了,薛姨妈并不觉得儿子娶夏金桂对夏家女儿来说是一种亵渎,相反她觉得很好,两家也是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夏金桂还是夏家的独生女儿,结婚后的陪嫁也不会少了,对日益衰败的薛家来说,也算是一门不错的亲事。

至于儿子薛蟠看上黛玉,那也是一时的感情冲动,薛姨妈并未替儿子向贾母开口提亲。

与其说这件事是薛姨妈处理得非常理智的一件事,不如说薛姨妈是一个非常知趣的女人。她知道宝黛的感情,也清楚贾母的心思,她不会让自己一家人因为这件事在贾家住不下去,也不会因此事得罪贾母,毁掉女儿宝钗的金玉良缘。更不会让姐姐王夫人难堪,在贾府难以做人。

我是萧梦,为您讲述《红楼梦》里的故事。

参考著作:曹雪芹著,脂砚斋评《红楼梦》脂汇本

猜你喜欢

原创 晴为黛影,晴雯死后宝玉向黛玉说了4个字,道出无法娶她的苦衷

原标题:晴为黛影,晴雯死后宝玉向黛玉说了4个字,道出无法娶她的苦衷贾宝玉和林黛玉从小在一起,两个人心意相通,尤其是在贾母的呵护下,随着年龄的渐渐长大,两个人彼此都是心存对方。0

2020-03-27

惜春之父到底是谁?贾母到死不能讲的难言之隐,绝非贾敬

贾府自家的千金,只有一个身世扑朔迷离,即是惜春。细究原著我们就能发现,惜春的生身之父,绝非玄真观里的贾敬。且看原著,冷子兴演说荣宁二府时,曾提及贾家四春“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

2020-03-27

《红楼梦》紫鹃情辞试宝玉,却试出了贾母的‘用心良苦

读《红楼梦》,有不少读者认为贾母是不会支持宝玉和黛玉的婚事的。觉得黛玉性格不如宝钗稳重,黛玉身体不如宝钗健康。事实是这样的吗?显然不是。在《红楼梦》五十七回中,紫鹃用‘黛玉要回

2020-03-27

她与贾宝玉门当户对,贾母心中最合适孙媳妇,被曹雪芹写进枉凝眉

贾宝玉一生最亲近的三个女子都是他的表姐妹。妻子薛宝钗、爱人林黛玉、青梅竹马史湘云。在林黛玉和薛宝钗之前,史湘云是贾宝玉最亲近的表妹。她自小寄养在贾母处,与惜春一样也是王夫人代为

2020-03-27

李善长询问刘伯温,“朱元璋称帝先杀哪个?”刘伯温说了3字

按照现代人的话说,明太祖朱元璋就是厚黑学的资深玩家,从一介贫民混到古代地位最高的皇帝,朱元璋只用了24年,堪称古代皇帝中的佼佼者。细观明史,朱元璋之所以发迹还真离不开一个人的帮

2020-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