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雨夹雪",颜公堪称天下第一!

原标题:书法"雨夹雪",颜公堪称天下第一!

在中国书法史上,《裴将军诗》算得上一件奇崛盖世之作,风格十分独特。作品上并没有落款,但历来被认为是出自颜真卿之手,因而倍受推崇。

关于作者真伪,我不做讨论,它的艺术特点赏析,今天也不涉及,那么今天主要说说《裴将军诗》章法上的独特之处,以及有哪些规律性的东西以资借鉴!

历史上多体融合的作品,不在少数,著名的有《曹植碑》,上一讲我们已经做过分析,但是出色的,除了《裴将军诗》,没有了,能够把不同字体在不改变风格特征的前提下进行融合,衔接自然的《裴将军》,独一份!

章法是什么?

章法就是对所有要书写的元素进行整体安排,使之协调统一。

这是对章法进行整体性的要求,具体到细节上,会有两个参照标准,一个是行列整齐,注意,这里的整齐不是机械的线性排列,不是说一行一定要在一条直线上,而是指字形大小协调,上下贯通。

一个是隔行不断,一幅作品从开头到结束只有一个头,一个尾,首尾相接,像被一条线穿起来一样,是一个完整的整体。如果一行跟一行没有关系,是做不到整体协调的。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颜真卿《裴将军诗》墨迹临本

大家知道,同一种书体在字形大小匀称的情况下,笔墨分量接近的话,是不会出现断行现象的,但是把不同形态的字体进行机械的线性排列,一行跟一行明显不能对接,因为它们风格之间的反差太过强烈了。

但是《裴将军诗》做到了,《裴将军诗》融合了三种字体,楷书,行书和草书,在整体排列上却做到了隔行不断。

它是怎么做到的呢?会给我们哪些启示呢?

先看第一行的裴将军三个字,第一个字是楷书,第二个字是草书,第三个字是行书,因为是横卷,所以每一行的字数比较少,第一行只有三个字,紧接着要写第二行了。

第二行的起首怎么写,才会让我们的视觉不出现明显的断点,或者说明显感觉不到衔接不上?

最好的办法就是承接第一行末端的笔势,延续第一行末端的风格,在风格相同的前提下,我们虽然隔行在看,但是并不会有断裂的感觉,会觉得虽然断开了,但它们仍是一体。

因此我们看第二行的起首,直接用行书,承接第一行末端的风格。

第二行到了末端,是行书,紧接着第三行的起首还是行书,到了第三行末端,成了草书了,那么第四行的起首自然跟着改变,直到终篇。

章法上的首尾相接,隔行不断,其实就是我们称之为的一笔书,一幅作品要像一笔完成似的,没有明显的断点,一笔书绝不是有些人理解的,要一笔到底,这是谁也做不到的,蘸一次墨写一行字还可以,写一篇除非自来墨毛笔了吧。

通过《裴将军诗》,我们能明白什么道理呢?

如果让我们举一反三的话,我们还可以想到那些隔行不断的方法呢?通过《裴将军诗》我们明白,其实一行之间或者一行跟一行之间,只要有渐变,有过度,就不会有明显的断裂。

《裴将军诗》采取的是同字体衔接,书法中有那么多对比关系,其实在它们之间都可以进行过度,使之有梯度渐变得感觉。

比如粗细渐变,大小渐变,浓淡渐变,行距的宽窄渐变,等等,都会让观众产生上下贯通,隔行不断的感觉。

不过要注意的地方是,这种梯度变化不是纯粹的形式变化,它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它会直接做用于观者的情感变化和心理变化。

比如一幅字,开始的时候小,慢,往后写越写越大,越写越快,墨色也由浓变淡,直至枯白,就会给人一种从平静到激烈的感觉,这一点跟音乐一样,从和缓到高潮,最后在最强音上夏然而止,引爆观众。

免责声明: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告知删除

猜你喜欢

三国时期,大将军、大司马、太尉,究竟哪个官职更大?

在汉末三国时期,曹操、孙权、刘备等群雄逐鹿中原,自然为武将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大舞台,也即对于魏蜀吴三国,都非常重视武将这一群体。在武将立下战功之后,各个诸侯需要对其加官进爵,

2020-03-27

张飞的计谋,大老粗将军智取巴郡,打开入川之门

印象里三国时的张飞是一个粗犷豪放、脾气暴躁、不拘小节的大老粗,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他在长坂坡当阳桥上的三声怒吼:“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这威震天下的虎豹之吼,让百

2020-03-27

日军“大佐”到底有多大的指挥权?为何军官宁愿做大佐也不当将军

大佐,这个在抗日剧中经常听到的称呼,你对这个了解多少呢,大佐和少将谁的手中权力更大呢?说起大佐,那就首先要谈起日本的军衔制度,二战期间由于战况的需要,日本人把日本把军官的军衔分

2020-03-26

吕布的“左将军”,到底是多大的官职,地位有多高?

吕布(?-199年2月7日),字奉先,五原郡九原县(今内蒙古九原)人。在东汉末年,吕布原为丁原部将,被唆使杀害丁原归附董卓,与董卓誓为父子。可是,吕布和董卓的关系并没有能维持多

2020-03-22

《恶徒》:我的将军啊

三十四、尼罗太会写了《恶徒》是我最爱的尼罗式作品,这本书无论看多少遍,我都不会感到腻味,顾云章的一举一动,总是能让我为之心动,不得不说,尼罗大大实在是太会写了!(《恶徒》封面—

2020-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