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高淮生:《红楼梦》人物题咏暨红学人物题咏

原标题:高淮生:《红楼梦》人物题咏暨红学人物题咏

题 记

《红楼梦》人物可谓红学史所称“题咏派”吟诵不尽之对象或题材。《红楼梦大辞典》解释“题咏派”道: “乾隆至嘉、道年间以诗词歌赋形式评论《红楼梦》的一些人,在红学史上被称为题咏派。 ”(《红楼梦大辞典》第1072页,文化文艺出版社1990年版)

笔者早年读《红楼梦》至今,曾积攒了若干首习作,留下些许若隐若现之读红心痕。今所选18首《红楼梦》人物题咏中的12首曾收录拙著《红楼梦新论稿》(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敝帚自珍而已。

《红楼梦新论稿》

“题咏”是否称得起“派”,犹如“索隐派”“考证派”“批评派”一般,实在有待商榷。不过,却并不妨碍它的创作和传播以及对于红学之贡献。当然,“题咏”并非仅仅限于“《红楼梦》的一些人”,其对象范围要开阔得多。

笔者以为,自有《红楼梦》“题咏”以来,堪称“经典咏流传”之首者(或称“压卷之作”)非乾隆年间永忠所吟《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曹雪芹三绝句》第一首莫属,即“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此四句可谓说尽了作者对《红楼梦》和曹雪芹的“切己体察”功夫。

“切己体察”出自文学研究大家钱基博的读书感悟:读书之法第一步须用客观的外证功夫即“客观的读书法”,再进一步就是“主观的读书法”即“切己体察”。(《钱基博自述》第191页,安徽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

《港台及海外红学学案》,高淮生著,知识产权出版社2019年12月版。

笔者以为,“题咏派”的成果最得益于此“主观的读书法”即“切己体察”之功夫。周汝昌在《红楼梦》题咏这方面亦堪称楷模,其《诗红墨翠—周汝昌咏红手迹》(书海出版社2004年版)的确耐人品味。

再者,今所选12首红学人物题咏曾收录拙著《港台及海外红学学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9年版),或谓论学之别体而有补学人之昭传,信不信随你罢了。

笔者拙见:今日之“题咏派”应容纳红学人物题咏之新内容,此将增添“题咏派”之活力无疑。

一、《红楼梦》人物题咏

黛玉题咏

绛珠还泪念前缘,不是痴人怎爱怜。

寂寞花魂魂有恨,秋寒冷月月无眠。

邮票《宝钗扑蝶》

宝钗题咏

珍重芳姿处素阁,心如止水静无波。

无情自有怡人处,身自岩岩更可歌。

史湘云题咏

莫道豪情最可讴,锦心绣口也风流。

携来把酒邀明月,伴卧花茵任梦游。

元春题咏

燕妒芳心最无因,宫中女史慕天伦。

初春好景无生趣,大梦归来也恼人。

王美芳、赵国经绘迎春

迎春题咏

世人总笑菱洲懦,柳质金闺伴虎狼。

手把花针穿茉莉,海棠限韵不仓皇。

探春题咏

秋爽堪居意最闲,海棠结社翠裙间。

巾帼流韵呈英气,心事茫茫泪已潸。

惜春题咏

凡情总道惜卿冷,率性决绝性自明。

好比雏菊墙角立,豪门孤苦不零丁。

丁世弼绘巧姐

巧姐题咏

莫道愚妇信口谈,俚言博笑透著禅。

难得凤姐睁天眼,织女牛郎巧梦圆。

妙玉题咏

无情寒月伴梅魂,好梦心头一缕温。

莫道禅心心未净,轻抛红雨暗无痕。

王熙凤题咏

放诞风流绝妙才,一朝春梦醒将来。

平生奸恶堪哭悼,竟占英名惹妒猜。

罗寒蕾绘秦可卿

秦可卿题咏

警幻宫中最钟情,赢得兼美大观名。

热心冷眼托阿凤,漫道秦卿竟可轻。

李纨题咏

无言桃李自成蹊,萧然谁知淡泊哀。

栊翠红梅识逸趣,老枝也慕傍竹开。

平儿题咏

漫道妆成俏丽姿,韶华辜负竟无知。

贤良自有他人论,侠骨丹心意太痴。

王叔晖绘《晴雯补裘图》

晴雯题咏

补裘撕扇并堪珍,性自刚直品至淳。

毕竟独清尘世弃,芙蓉出水总怡人。

紫鹃题咏

潇湘竹影自空闲,解语鹦哥去不还。

往事不堪回首想,原来知己是红颜。

袭人题咏

人道琵琶别抱秋,花魂无语泪当流。

如能作伴随君去,辛苦殷勤总未休。

连环画《红楼二尤》封面

尤二姐、尤三姐题咏

揉碎桃花葬二尤,欲言默默泪先流。

红颜薄命皆堪悼,不改情痴鬼亦愁。

宝玉题咏

少年自古爱情痴,争把怡红作故知。

莫道多情真福气,心劳爱博竟无期。

二、红学人物题咏

宋淇

治学典范堪称道,识要红楼续旧贤。

最是博观圆照手,细评英译是新篇。

梅节先生

梅节

布衣弘道偏能守,红海沉浮系纸船。

世理人情参且透,依然狷介意拳拳。

潘重规

红楼一梦费心猜,怎比十年苦校书。

述史先鞭堪道处,石头血泪付阙如。

赵冈

兢兢业业解红楼,新探赢得海外讴。

大胆假说虽待证,求真不止意悠悠。

周策纵先生

周策纵

陌地痴心心最热,平生所系在红楼。

白头海外说公案,辛苦殷勤总未休。

皮述民

红楼本事雾隔花,脂砚原来在李家。

打破谜关如梦魇,“胡说”不再有人夸。

张爱玲

张看红楼最不同,云烟满纸兴葱茏。

几人能懂伊心曲,梦魇奇思却透通。

林语堂先生

林语堂

平心而论意难平,才性灵通笔纵横。

高鹗有知当感佩,语堂立意最真诚。

浦安迪

槛外观梅长借镜,若谭雅正最难说。

西东叙事融通罢,解味石头自不颇。

伊藤漱平

求红索绿费精神,考据辞章两用心,

译本石头传四海,东国称庆憾学林。

余英时先生

余英时

红边看客巧思量,谈梦说曹惹短长。

毕竟新诠开眼界,库恩不弃最帮忙。

余国藩

石头所记耐重读,细按方知史传虚。

大旨谈情尤解味,回归文本话无余。

附记

《红学人物题咏》12首乃笔者撰著《港台海外红学学案》之构思,每一位学人学案均以四句题咏收束,此法将运用于此后出版的《现代红学学案》之中。

2019年10月22日21时,笔者曾撰写一篇悼念梁归智教授的文章,题为《天下问学凭砥砺 人间交谊在因缘——记梁归智教授二三事》,文末口占一首题咏,附录如下:

梁归智先生

梁归智

红坛舞剑又吹箫,探佚芹书最可骄。

学问辞章堪月旦,火传薪尽且逍遥。

2020年3月18日11时

于古彭槐园

猜你喜欢

宁国府有多么肮脏?贾珍与秦可卿的后半夜信息量太大,贾珍太造孽

文/小冷宁国公、荣国公两人早已声名远播,在很多人的印象当中,贾府的后世子孙是高不可攀的,就连他们的同家贾雨村也觉得“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攀扯,至今越发生疏难认了。”,面子虽好

2020-03-27

美民·建筑丨美在意蕴——《红楼梦》中的建筑

原标题:美民·建筑丨美在意蕴——《红楼梦》中的建筑最近美民的中国古建筑微课很受大家的喜欢,而在百科全书式的《红楼梦》中,也有很多地方讲到建筑的布局和细部的巧思,很好地体现出古代

2020-03-27

《红楼梦》紫鹃情辞试宝玉,却试出了贾母的‘用心良苦

读《红楼梦》,有不少读者认为贾母是不会支持宝玉和黛玉的婚事的。觉得黛玉性格不如宝钗稳重,黛玉身体不如宝钗健康。事实是这样的吗?显然不是。在《红楼梦》五十七回中,紫鹃用‘黛玉要回

2020-03-27

红楼梦:人人都夸赞这桩姻缘幸福美满,背后真相却令人心惊

《红楼梦》中哪一桩姻缘最幸福美满?有读者认为是贾母和丈夫贾代善的婚姻,因为时隔多年,贾母已经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张道士在贾母面前提起当年的国公爷时,贾母瞬间便泪流满面,足见

2020-03-27

人人都说她是《红楼梦》中最幸运的丫头,其实她的结局很悲惨

丫头,在《红楼梦》中是一个很卑微的存在,哪怕是那些平日里很有体面的大丫头们。晴雯,在《红楼梦》中是一位很出色的丫头,平日里和主子们的关系也非常好,用袭人的话说,她们“吃穿和主子

2020-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