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蜻蜓凭什么立足珠宝圈?原来也是个有故事的老同学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小蜻蜓凭什么立足珠宝圈?原来也是个有故事的老同学

《清平乐》大家都看了吗?本周终于大结局啦,这部剧的制作真的很良心,人物的刻画和考究的道具都让人看得很享受。

而剧中宋仁宗的扮演者王凯,更是将儒雅仁德的一代帝王从青年到老年,每一个阶段的宋仁宗都演绎得入目三分,我又被Wuli凯凯圈粉了!

出于职业习惯,顺藤摸瓜想看看王凯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珠宝造型,就被他下面这张戴蜻蜓胸针的Look迷住了。

全黑的Look沉稳大方,搭配蜻蜓造型的胸针不仅打破沉闷、增添精致细节感,而且整身一下子就有了亮点。除了王凯,其实许多明星在出席活动时都离不开西装精致胸针的搭配,出镜率超高的一定是蜻蜓造型的胸针。

不同造型、材质的蜻蜓胸针总是能为服装Look加分不少。那么蜻蜓到底凭什么频繁地被珠宝设计师重用、又有本事能常驻男女神胸针Pick榜多年呢?其实蜻蜓在珠宝圈绝对是个有故事的老同学了。

Tiffany Co.蒂芙尼

Tiffany Enchant系列

蓝宝石、铂金蜻蜓胸针

蜻蜓的时尚Icon进击之路

蜻蜓有着神秘、青云直上的象征意义。幼时寄身水中,成虫盘旋于天地,轻盈的身姿如同仙子一般激发了古今中外艺术家们无尽的浪漫绮思。无论是大都会博物馆里珍藏的古埃及蜻蜓形费昂斯护身符,还是齐白石笔下翅脉纤毫毕现的蜻蜓,无论是陕西渭城出土的蜻蜓形带钩,还是法国新艺术大师勒内·拉利克(Rene Lalique)奇幻的蜻蜓首饰,都足见小小的蜻蜓带给艺术家们奇思妙想的灵感。

古埃及蜻蜓形护身符

大都会博物馆藏

齐白石画的蜻蜓

18世纪末、19世纪初,伴随着拜伦的诗歌、透纳的画,浪漫主义汹涌而至,而浪漫主义倡导的就是对大自然的爱,这种爱在珠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蜻蜓、蝴蝶和蜜蜂等昆虫和花卉题材的珠宝空前地多了起来。

左:Claude Watney夫人 英国王室收藏基金会

右:蓝宝石钻石胸针 Macklowe Gallery藏品

蜻蜓、蝴蝶和蜜蜂成了维多利亚时代(1837年-1901年)珠宝中最受青睐的昆虫,为了让蜻蜓珠宝看起来更逼真,当时的工匠还会采用一种叫做“Entremblant”的工艺,就是在蜻蜓的翅膀下安装小小的弹簧,当佩戴时,钻石珠宝会随着翅膀轻轻颤动,这样也会显得钻石更闪。

Tiffany蒂芙尼 运用Entremblant结构设计

蜻蜓胸针、发饰,1890-1900年

到了1880年代,浪漫主义逐渐没落,在以王尔德为代表的唯美主义者对日本艺术的钟爱下,蜻蜓成了一种体现东方神秘感的昆虫,经常出现在日本的瓷器和浮世绘上。更有意思的是,这种看似纤弱的昆虫竟然也会频频出现在武士刀的刀镡上。

有种说法是蜻蜓在日本称为“胜虫”,寓意旗开得胜,这或许是因为蜻蜓的捕食成功率高达90%以上,敏捷高效的身手绝对算得上是有名的空中杀手了。

左:日本瓷盘 大都会博物馆藏

右:武士刀刀镡The Walters Art Museum

同样是受唯美主义的影响,和风题材也成为珠宝艺术家们追捧的对象,那时的欧洲工艺师们喜欢将花鸟錾刻于手镯上,模仿日本的花鸟画,蜻蜓当然也是其中的主角。

维多利亚时代晚期银手镯

私人藏品

师法自然的艺术风格下

它的美又提升了

十年之后,一种全新的艺术风格在唯美主义的孕育下诞生了,它叫做新艺术风格。当时珠宝已经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奢华端庄的维多利亚风格的制控,这时的艺术家们显然被这种偏传统、保守和典雅的风格压抑太久了,急需拥抱自然,宣扬一种感性、浪漫的艺术。

新艺术风格的主要特点就是“师法自然”,但与之前的写实珠宝不同的是,这群艺术家们还将自己的艺术理想和想象力融入了珠宝,如果说过去的珠宝是写实,那么这时的珠宝毫无疑问在“写意”了。

Rene Lalique

蜻蜓吊坠

英国古董商BentleySkinner藏品

Rene Lalique

蜻蜓胸针

在新艺术风格最著名的珠宝大师勒内·拉利克(Rene Lalique)的作品里,蜻蜓围绕海蓝宝的设计反复出现。中央的海蓝宝与周围蜻蜓身上的蓝绿色珐琅形成奇妙的过渡色,而蜻蜓也如同被海蓝宝吸引过来一般,蜻蜓的身体要么呈心形,要么与宝石的边线相切,无形中勾勒出冠冕中央高两边低的曲线。

Rene Lalique

蜻蜓冠冕

除了设计上的巧思外,蜻蜓的翅膀更成为新艺术珠宝匠人们绝佳的炫技题材。而炫技的内容就是绝美的透窗珐琅(Plique A Jour)了,这种视觉效果如同玻璃窗一般的工艺,栩栩如生地表现出透明的蜻蜓膜与上面清晰的翅脉,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Humphrey Butler

新艺术风格蜻蜓胸针

冬宫博物馆藏品

而19世纪末期轰轰烈烈的新艺术风格最爱把大自然里的动植物和女人体结合起来,创造了许多只有在奇幻世界中才会出现的生物。蜻蜓纤柔绮丽的身形,急速震动的透明翅膀,难以捕捉的飘忽身形,在珠宝艺术家们的眼中就如同希腊神话中的仙子一般。让蜻蜓与人体的结合更显神话般的意境,其中最有名的就是Rene Lalique的作品“Dragonfly Woman”。

Rene Lalique

Dragonfly Woman胸饰

CalousteGulbenkian博物馆藏品

其实相比较蜻蜓与人体结合的珠宝,我们可能更熟悉童话故事里古灵精怪的仙子的形象,她们通常穿着仙气飘飘的纱裙,背上有一对晶莹的翅膀。在莎士比亚的喜剧《仲夏夜之梦》中,就有位统领众仙女精灵的仙后提泰妮娅(Titania),虽然莎翁没有特意刻画她的长相,但后世艺术家们都不约而同的为这位仙后安上了一对蜻蜓翅膀,好像这种翅膀才最适合这位俏皮但又魔力强大的仙后呢。

Anna Pavlova

蜻蜓雕塑

VA博物馆藏品

于是,无论是1920年代著名的芭蕾舞艺术家Anna Pavlova为自己塑造的蜻蜓仙子的形象,还是1937年舞台剧《仲夏夜之梦》中Vivien Leigh扮演的Titania,蜻蜓翅膀一举成为了艺术家眼中仙子们的标志Look。

1937年Vivien Leigh扮演的Titania

珠宝大牌也都轻易沦陷

受Anna Pavlova、Titania等形象的影响,1940年代诞生的梵克雅宝仙子系列胸针,也将“仙子”佩戴上了纤长的蜻蜓翅膀。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仙子胸针,1940年

而后2003年诞生的仲夏夜之梦高级珠宝系列,为了致敬莎士比亚的经典之作,表达对这部戏的喜爱和赞美,梵克雅宝再次推出了以这个仙子胸针为设计灵感的Caressed’Eole Fairy胸针。扇动着细长精巧的翅膀的仙子,真的仿佛游玩在静谧的花园,特别的活泼灵动。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Caressed’Eole Fairy红宝石、K金胸针,2003年

一直以来大部分以蜻蜓为灵感的珠宝会纯粹地写实展现它的形态,但实际上较为抽象化的设计其实是更适合我们日常佩戴的,也能时尚百搭一些。这款蜻蜓胸针就在把握住特点的同时把蜻蜓各种细节都高度概括、抽象了,为了实现飘逸感,梵克雅宝还把蜻蜓的笔直的躯干做了弧度,黄色蓝宝石增加了一分活泼与其说是抽象化的蜻蜓其实更像是小精灵呢。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黄色蓝宝石、K金蜻蜓别针

相比之下,设计师Cindy Chao塑造的蜻蜓就更具有艺术性了。这件Dragonfly白金胸针没有写实蜻蜓的眼睛、身体和翅膀,用一颗10.05克拉的粉色孔克珠来代替了头,小颗红宝石密镶成躯干。翅膀不再呈对称的样式而是有些多角度翻卷的,立体感更强了,翅膀两端镶嵌了较为夸张的大颗红宝石,在写意风中加入一笔重彩这就是Cindy Chao的蜻蜓独特的风格吧。

Cindy Chao The Art Jewel

Dragonfly红宝石、白金胸针

Tiffany Co.蒂芙尼

高级珠宝系列钻石蜻蜓胸针

2014年推出的BlueBook高级珠宝的蜻蜓耳环,是以法国后印象主义点彩派画家乔治•修拉(Georges Seurat)的画作为灵感,在蜻蜓翅膀上铺满了蓝宝石、绿色翠榴石和碧玺如同点点笔触,色彩交融的在一起形成了强烈的视觉效果,构成了华丽而神秘的翅膀花纹。

Tiffany Co.蒂芙尼

2014 BlueBook高级珠宝系列

蓝宝石、碧玺蜻蜓耳环

以蜻蜓为主题的珠宝再次降临在Tiffany2019年的高级珠宝系列中,这次设计师进行了抽象风格再创造的设计,翅膀上定制切割的几何琢形钻石是亮点,而且每一颗都是独一无二的。

Tiffany Co.蒂芙尼

2019 Blue BookJewel Box高级珠宝系列

钻石、18K玫瑰金、铂金胸针

置于纯银信笺之中

除此之外,设计师特别将胸针设计为中轴结构,所以黄金和钻石打造的蜻蜓翅膀还可以灵活的转动,动起来时蜻蜓灵韵的动态立刻展现出来了。胸针还配了独立订制的珠宝匣,是一只纯银信笺,启封后可以看到黑色衬垫上的蜻蜓,这种开封的仪式感更显珠宝的珍贵。

Cartier 卡地亚

祖母绿、红宝石蜻蜓胸针,1953年

而除了蜻蜓轻盈优美的外表让人们趋之若鹜,背后的隐意情丝和象征意义同样使人向往。蜻蜓千年以来从不乏赞美者,人们不断的从这种昆虫中感受到美、自由和勇气。与人类心底最美好的种种特质产生共鸣,可能就是蜻蜓千百年来一直备受艺术家、设计师们钟爱的缘由吧。

芭莎珠宝传媒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