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爱、想要陪伴、想要钱,哪种人的婚姻满意度最高?| KY调查:现代婚姻让我们失去了什么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想要爱、想要陪伴、想要钱,哪种人的婚姻满意度最高?| KY调查:现代婚姻让我们失去了什么

KY作者/ 47、Celia

数据 / Celia、Li

绘图 / Lulu

编辑 / KY主创们

在过去,一段关系走向长期稳定是很自然的;但现在,人们对于亲密关系的预期似乎发生了改变。

现代人还渴望进入一段长久稳定的亲密关系 (a sustainable intimate relationship)么? 对于那些选择进入长期稳定亲密关系的人,他们通常期望从中获得什么?实际上又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吗?

我们发起了一项关于 “现代人对长期亲密关系的期待”的调查,一起来看看大家的看法。

那些想要一段长期稳定亲密关系的人,想获得什么?

*本次调查对于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定义为:双方能较为稳定的相处一年以上。主观上双方有更长久维系关系、继续共同生活的意愿;客观上这段关系有继续维系下去的可能性。

本次调查共收到4354份有效反馈。注:本次调查使用的随机样本来自KY粉丝群体,若以此数据推论其他群体的情况,可能出现偏差。

在所有被访当中,43.02%的被访正处在一段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中,其余56.98%的被访则未处在这样的亲密关系中。

在那些目前未处在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中的被访当中, 有88.27%的被访表示,自己仍然渴望进入一段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

可以看出,大多数人还是愿意进入一段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的。而在这些被访中, 70.34%的人表示,在进入关系之前,清楚自己想从关系中获得什么。

在深入访谈后,我们了解到,人们对于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的期待,主要涉及以下4个方面:

1. 情感与情绪的需求

在那些清楚自己想从关系中获得什么的被访当中,高达94.82%的人表示,对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的期待之一,是体验到“爱与被爱”

一想到她就会笑,和她呆在一起就觉得开心,心里会被一个人塞的满满的。这是一个人生活永远无法体会到的幸福。

——翔三科科,男,23岁

另外,精神陪伴也是很多人对亲密关系的一项主要期待(93.46%)。

社会学家Ulrich Beck及Elisabeth Beck-Gernsheim(1995)指出,面对现代化社会的种种不确定性和人情淡漠,人们需要一些东西来让自己“在宇宙洪流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以维持个人身心的安顿”。

此时,亲密关系就成为了人的“重要内在支柱”。

另一半对我来说更多是精神上的支柱,如果有人陪在自己身边的话,就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怕,不论遭遇任何变故,都无法动摇生活的根基。

——小支,女,25岁

2. 生活陪伴的需求

有研究表明, “共同分享生活”,是年轻人进入婚姻的重要理由(Özyi ğit, 2017)。在调查中,我们也发现,77.96%的被访对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的期待之一,是获得生活陪伴。

我一直有很多朋友,所以总感觉不恋爱不结婚也没关系。但当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后,就渐渐疏远了。我开始向往一段长久的关系,有人陪在身边吃饭、聊天,一起去看这世界上的种种风景,如同一个不会疏远和消失的朋友。

——Melody,女,31岁

3. 满足外界期待,解决身份危机

年少时,我们和父母、同学之间的社会关系较为紧密;在家庭、在学校中的位置,带给我们明确的社会身份。

而步入成年生活,我们虽变得更独立,但和家人、朋友之间的纽带也在逐步弱化甚至消失。我们开始失去原有的归属感,面临新的身份危机。

这种危机会促使我们走入亲密关系,来让自己重新获得结构性的稳定感。婚姻、同居或养育下一代,都会帮助我们在自己人生的时空中完成社会改变实现“关于家庭的转型(family-related transitions)”,走向个体的成熟。(Mitchell, 2006)

4. 改善或保持社会经济地位

人们在选择一段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时,通常会考虑很多现实因素,包括教育背景,物质条件,家庭环境,个人能力、未来发展,等等。 研究也指出,在主动规划婚姻的人群里,对于社会经济地位的改是尤其显著的考虑因素(Kefalas et al., 2011)。

另一方面,一些人也会通过婚姻关系达到之前无法触及的生活圈层,实现阶级跃迁

我对婚姻一直非常理智,爱情可以冲动,婚姻需要权衡。我俩背景、能力都差不多,就像合伙人一样,在各自的事业上打拼,遇到问题都能互相帮忙。

婚姻应该是一件1+1大于2的事,谁也不拖累谁,互相成就。

——张x菲,女,36岁

以前我很讨厌相亲这种,把条件都放到台面上来聊的方式,但经历了一些事以后才明白,可能这才是明智的做法。在匹配的基础上尽可能选择条件更好的,是对自己未来生活的一种提升和保障。

——青学,男,27岁

真正步入亲密关系之后,

TA们的实际体验如何?

在那些进入亲密关系之前清楚自己想要获得什么的被访当中, 60.57%的被访表示,自己原本的诉求有一部分在关系中得到了满足

那么,进入亲密关系后,人们实际的体验是怎样的?对照前文人们对于关系的不同期待,我们进行了一些更深入的调查:

1. 情感与情绪的需求

那些将爱情作为精神寄托的人,对于爱情、对于亲密关系的憧憬和期望更高。正因为如此,爱情也变得“越来越脆弱,越来越轻易就幻灭”。( Beck Beck-Gernsheim, 1995)

当主观的情感消退,关系也失去了着力点,摇摇欲坠。

他曾给过我很深的支撑感,但这种感觉也会毫无缘由的慢慢消失。婚后他表现的越来越不经意和冷淡,而我对他的那份笃定也慢慢变得迟疑。这种完全依托于情感的婚姻,真的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Jenna洁,女,41岁

2. 生活陪伴的需求

访谈中我们发现,这一类人的满意度各不相同。有些人意外从陪伴中感到了满足和快乐,有些人却始终觉得“不够好”。

这和人们更注重体验当下,还是更在意幻想有关。

当我决定选择一个“合适的人”时,就已经没期望了。本以为日子会无聊又漫长,却意外感受到了平淡的快乐。下雨有伞,晚归有灯,比起曾经追求爱情,落的遍体鳞伤,这种踏实安稳的陪伴幸福多了。

——喵里喵,女,27岁

和她分手后是真的心累了,接受了家里给安排的对象。起初觉得也挺好,后来我发现只要遇到点矛盾我就很难忍,总归是缺少了爱情的信念感。

没能和自己最爱的那个人结婚可能是我一生的遗憾,但也就只能如此了。

——Don,男,37岁

若是以陪伴作为无法实现真爱的“次选项”,可能是一种“自我设障(self-handicapping)”,背后是对追求真爱失败的强烈恐惧和回避。

这样做的危险在于,短时间内,对方可以陪伴你,帮助你恢复自尊水平。但当你度过这段时期,你终究要面对自己内心真实的需要。

有些人会打破现有的承诺,或是在精神上无法对伴侣忠诚;有些人会背负着遗憾,难以投入当前的关系。

3. 满足外界期待,解决身份危机

单纯从外界要求选择婚姻或者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显然导致的关系满意度并不高。我们的被访者这样说:

34岁,在年龄危机、父母的催促还有朋友的劝说下结了婚。确实解决了一部分焦虑,但是当我真的结了以后,反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我完成了这件事,然后又怎么样呢?婚姻对我来说,除了社会要求,还有什么意义呢?

——粒粒,女,35岁

4. 改善或保持社会经济地位

想在婚姻中找到这一点的人,收获了相对可预测的满意度—— 没有那么快乐,但足够求仁得仁。

我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理智的选择了和自己条件匹配的人,也成为了别人眼里是人生赢家。好像每一步都走的没错,却失去了一些真正对自己重要的东西。

但人生没有完美的,总有取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选择。

——Frank Lee,男,34岁

我对他没有多么强烈的感情,甚至,还要忍受他应酬多、没时间陪我,以及可能变心的风险。我谨小慎微的生活着,换得了自己想要的,但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匿名

KY作者说:

这样看起来,向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或婚姻,寻求日常生活的陪伴和社会经济地位的保持,似乎是能够预测“不会太失望”的选择。寻求爱情、精神寄托,是高风险高收益的选项,而寻求满足社会期待,则可能预测关系中“不太高的满足感”。

*功能化的现代亲密关系让我们失去了什么?

现代的亲密关系中,充满了隐形的“矛盾”——个体追求自我取向的生活,而亲密关系却要人融入到两个人的共同体当中。

为了确保这段关系与自我认同的方向时刻一致,人们在进入关系之前做计划(Kefalas et al., 2011),也在进入关系之后不断反思追问:“这就是我想要的吗?”“这份关系令我感到满足了吗?”“有没有更好的选择?(Beck Beck-Gernsheim, 1995)

甚至,当我们把自己在这段亲密关系中想要获得什么,看得比“在一起”这件事本身更重要的时候,一旦在关系中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就更容易选择离开。

而无论是对于自我需要不断地考量和追问,还是“不合适就分”的理性,看似让人们“更清楚自己要什么”,却也使得人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