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星复训师第一人”魏雪漫,给我们唱了她的灵魂之歌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中国明星复训师第一人”魏雪漫,给我们唱了她的灵魂之歌

魏雪漫是简单心理的老朋友了。

她不仅是知名音乐人,还是 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德国舞动治疗协会训练的第一批中国舞动治疗师。曾与谭维维、常石磊、任素汐等上百名艺人合作。

今天,我们邀请她来简单心理“525心理健康节”,谈谈她是如何爱自己的。在整个5月,我们都会陆续邀请各个行业的朋友,以音频问答形式跟大伙聊聊天。

魏雪漫说,“ 我曾与父母共谋,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坚强的人”。 意识到要爱自己之后,她正努力将这种共谋打破。

在音频里,魏雪漫还给简单心理的朋友们做了一段 唱诵——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歌谣”,可以让人获得很深很深的宁静。

简单心理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魏雪漫。

很高兴有机会可以参加 简单心理发起的“我爱我·为爱赋能”活动。今天我想试着跟大家分享几个关于爱自己的问题, 但愿这些和我自己生命体验相关的分享,可以给你带来一些启示。

(以下为音频文字稿,由简单心理略作删减)

我是在受训成为一个舞动治疗师的过程中,意识到要爱自己的。

在若干年学习咨询的过程中,我都试图去了解人的行为背后的原因,我以为我开始更好地理解人的行为,理解我自己的行为。

但当我真正意识到我可以更爱自己,是在一个荷兰老爷爷的个人成长的工作坊。他是一位舞动治疗师。我在他的个人成长小组里面呆了很长的时间。

在一次治疗中,我发现了一个事实:我和我的父母共谋做了一个决定。就是我必须要成长为一个坚强的人,一个坚强的女性。

我回忆我过往的人生,发现我为自己的生命体验、处境感到悲伤而哭泣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

我不太允许我自己流泪,不太允许自己展现脆弱的悲伤的一面,几十年来都是这样。

可能在某种层面上来讲,我是一个最不会爱自己的人,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一个完整的人至少可以有喜怒哀乐,而不是缺失哪一面。

从那以后,我变得允许自己去悲伤。

我身边有很多朋友,也跟我一样。可能我们之所以成为朋友,就是因为有某些共通性,他们也很少表达自己悲伤脆弱的那一面。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

而这种强硬,往往是要让自己或者让外界去承受更多由这个强硬而带来的伤害。

在那个小组里,我非常畅快地流了很长时间的眼泪。从那以后,我可能变得比较允许自己去悲伤,允许自己表达悲伤,允许自己有脆弱的时刻,允许自己的眼泪像自己的情感一样流动起来。

那次治疗经验只是一个开始。我真正理解爱自己是在之后的岁月里,慢慢的、越来越能够明白,更理解自己的处境。也更能够看到,我的处境与其他人的处境在某种层面上的关联,也更理解作为生命的局限,于是也就更少了一些所谓的应该或必须。

“声音是一面镜子,会反照出关于你自己的丰富而不易觉察的信息。”

当我开始理解什么是爱自己,我也才开始慢慢的变得柔软起来。当我的生命变得更柔软,我觉得,我也就变得更有弹性,更有空间感,更能够接纳我生命中一切的发生。

如果还有人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