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这幅穿越画,1100年没人理解,放大10倍,棋盘上摆着什么?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故宫这幅穿越画,1100年没人理解,放大10倍,棋盘上摆着什么?

故宫这幅穿越画,1100年没人理解,放大10倍,棋盘上摆着什么?

传世名画《重屏会棋图》

一幅真正的名画取决于什么?并非是画面有多美,切实可靠的反而是画作中隐喻的思想。

细数古今中外的千古名画,它们从古至今,从无到有,并非是惊艳脱俗的美,反而是直击人心的意境,中国画自古以来就讲究意境美,要不就是大气磅礴的山水画,要不就是世外桃源般的花鸟画,当然其中真正的传世名画,绝对是画家以画代言,表达自己思想的画作,比如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园》,画中一篇欣欣向荣,细节却又是一片乱象,而在故宫博物馆中,还有一幅被称为“史上最烧脑”的穿越画。

《清明上河图》摹本

这幅画距今便是距今有着1100多年历史的《重屏会棋图》,听到这个名字,想必很陌生,他没有《清明上河图》的名气,却丝毫不亚于它的价值,为何这样说呢?我们仅从它的名字上,便可以看出两点内容,一点是“重屏”,一点是“会棋”,这幅画围绕着这两个主题,给人们展现出了一幅五代十国时期的精彩场面。

《重屏会棋图》局部

先说“重屏”,这是一种在画作中很罕见的绘画形式,如果现在展现到画作中,或许我们会不以为然,但是这是一幅千年之前的画作,就让人肃然起敬了,“重屏”顾名思义,就是说屏风重叠,我们看上图中,可以看出下棋之人背后,有着一个方形的屏风,而方形屏风上,又画着一组折叠的屏分,我们可以称之为“画中画”。

《重屏会棋图》局部

这样的场景,或许我们在电影《盗梦空间》中看到过,一层一层的梦境,然而这幅画并非是故意“秀技巧”,这三重空间在时间上,是有关联性的,第一重空间是发生在下棋对弈之前,也就是过去式,是刚刚玩完投壶游戏,第二重空间则是在画出了将来发生的事情,婢女准备好点心,等待下完棋的人去品尝,而第三重空间则是当时正在进行的下棋画面。

《重屏会棋图》局部

一幅画整整穿越了三个时间段儿,称之为一幅“穿越画”毫不为过了,然而真正的巧妙之处并非于此,这幅画自古以来被称为“史上最烧脑的传世名画”绝非徒有虚名,这幅画中隐喻着画家数不胜数的思想,因为画面中对弈之人,并非常人,而是南唐中主李璟与他的三位兄弟,而且这个座位的安排,画家也是别有用心。

首先古代以左为尊,东边为主,但是画面中三弟与皇帝李璟一字并肩,都在东边,其实并不怪画家不懂规矩,反而是当时的南唐,因为各处战乱,皇帝李璟与三位兄弟手中都有势力,因此可以说成共同管理,而李璟当时即位的时候,也快马加鞭的颁布了去世后传位给亲兄弟,原因也是这样。

《重屏会棋图》放大10倍后

当然,在“会棋”这块,画家最为细节的地方,便是棋盘上的内容,这一个地方,即使如今过去了1100多年的时间,仍然没有确切的理解,上图便是我们把《重屏会棋图》放大10倍后的效果,画面中明显可以看出来,是没有白色棋子的,没有白棋怎么下围棋?其实画家是故意而为之,我们看画中黑棋摆放的位置,明显便是北斗七星的形状,而且左下角孤零零的那颗,也便是北极星。

朱澄临摹画《画里有画图》

为何把棋盘摆成这个样子,对于这样的说法数不胜数,有人说是为了表达皇帝李璟把自己看作是北极星,北斗七星围绕着转,却无论怎样也不会取代自己,也有人说是源于古话“斗柄东指,天下皆春”,北斗七星的尾巴指着东边,寓意春天来了,也就是说南唐的盛世到了,当然不同的理解数不胜数,但是都只是猜测,无人能够真正的解释清楚。

赵治民临摹画《重屏会棋图》

从三重空间的创新绘画,到画中人的明争暗斗,再到棋盘中的细微之处,这幅画隐喻的思想实则“烧脑”,网友们纷纷评价细思极恐,而创作他的画家叫做周文矩,是一位南唐的宫廷画家,不出名,然而留下来的画作却无一例外成为了千古名画,而这位画家就是典型的画思想,用画表达自己的言语来,之后很多画家也都竞相模仿,甚至临摹这幅画(如上图),实则让人佩服古人的创新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