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去审视和思考我们与动物、环境的关系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再读|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去审视和思考我们与动物、环境的关系

每年的今天(5月22日)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但如今的人类,正身处地球上的第六次生物大灭绝中。

在地球的生命演化史中,已经出现过五次大规模的物种灭绝事件。第一次发生在4.5亿年前的奥陶纪晚期,当时生命的主要形式还都局限在水中。最具破坏性的一次发生在二叠纪末期,约2.5亿年前,那一次几乎把地球表面上所有生命一扫而空。当然,我们最熟悉的一次灭绝,还是白垩纪末尾的恐龙灭绝——因为电影,因为那无数大大小小的化石。

在这个日子里,值得重新翻开2014年的全球环保话题热门书之一《大灭绝时代》。在这本获得了普利策奖的非虚构著作里,作者在每一章中,都以一个物种为例,展开一个方面的环保问题,涉及空气污染、海洋酸化、物种入侵等诸多方面。

无数个世纪过去了,然而一切都发生在今天。——博尔赫斯

古老的两栖动物,灭绝速率是正常时期的45000倍

生物学家们提出了一个“背景灭绝”的概念,在“正常时期”——地质学上一整个地质时期里——物种灭绝发生的频率很低,甚至比物种形成的频率还低。

在没有遇到大灭绝的时期,以哺乳动物为例,以今天地球上生存的约5500种哺乳动物来计算,大约700年消失一个哺乳动物物种,而更加古老的两栖动物,则大约1000年才会消失一个物种。

但在大灭绝的背景下,如今两栖动物的灭绝速率,比“正常时期”高出了——45000倍!本书开头,作者第一章写的巴拿马金蛙,便是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里,因为热带雨林的壶菌威胁,而迅速濒临灭绝。

据估计,全部淡水软体动物物种的三分之一、全部哺乳动物物种的四分之一、全部爬行动物物种的五分之一,以及全部鸟类物种的六分之一,都在迅速走向灭亡。

濒临灭绝的巴拿马金蛙

5万年前,老祖先干掉了澳洲90%的大型动物

相信大多数人都能想到,这一场大灭绝背后的“元凶”是谁。有人觉得是现代工业的污染造成的,其实,自从人类开始行走于这个地球的表面之上,便已揭开了这场杀戮的序幕。

最著名的“壮举”,便是大约5万年前,我们的智人老祖先第一次抵达澳大利亚后,在短短几千年中,干掉了接近90%体重在45公斤以上的大型动物。这是有大量考古化石证据证实的,并且后来用计算机模拟的结果也表明:原始人类只需保持相当低的一个固定捕杀量,千百年内就能让一种巨兽的进化之路走到尽头。

因为通常巨大的野兽繁育率都比较低,新生的后代根本抵不过人类经年累月的杀戮。无论是美洲乳齿象还是剑齿虎,还是站起来比人还高的牛顿巨鸟,在人类和时间的共同绞杀之下,它们都难逃被赶尽杀绝的命运。

还有大海雀和渡渡鸟,它们灭绝的时间距今不过三四百年,无需化石,人类自己留下的文字资料便足以证明。

已经灭绝的渡渡鸟

地球不需要被拯救,人类自己才需要

人类文明的进展速度,对于地球上所有动物来说,都太快了。而地球上的生物(除微生物)在亿万年的进程里,只能赶上大自然填海造山的速度,而永远不可能赶上人类创造变化的脚步。

“在把其他物种推向灭绝的过程中,人类也在忙着锯断自己栖息的那根树枝。”作者在书中感叹道。我们属于这个生态环境的一部分,但我们无法停下发展的脚步。直到今天,人类还没有全体实现温饱,离不开化石燃料的燃烧,也无法立刻放弃塑料制品。

人类走在一条无法折返的路上,或许也终将是地球漫长历史中一群微不足道的过客。正如著名古生物学家丁仲礼所说:地球不需要拯救,人类自己才需要被拯救。“地球温度比现在高几十度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比现在高10倍的时候有的是,地球都是这么演化过来的,毁灭的只有生存在地球上的物种。”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也让我们很多人重新去审视,去思考,作为人类,与野生动物、与周遭环境之间的关系。

红星新闻记者 乔雪阳 图据出版社

编辑 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