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日常之物 —— 格伦德&尼苏南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感知日常之物 —— 格伦德&尼苏南

"

“建筑特质一直都存在于我们的作品中。不论是我们对空间的处理还是对声音的处理。比如和谐、韵律和感知等基本主题,总会在我们创作时展现。”

—— 汤米·格伦德

"

感知日常之物

汤米·格伦德(Tommi Grönlund)和佩特里·尼苏南(Petteri Nisunen)是芬兰重要且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组合。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合作至今,两人创作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他们擅长以建筑空间为出发点,通过简洁且直观的机械装置,将磁力、热量、重力、放射性等自然和非物质现象,从实验室和科学阐释的神秘中解放,并转化为声音、光线、运动的表现形式,从而刺激观众的感官,唤起大众对身边日常之物的感知力。

格伦德-尼苏南的作品是设计、建筑、音乐和科学等多元素的融合,其创作过程中的跨学科方法和作品中展现的雕塑感及超强的空间感知能力,与两人的跨学科学习经历关系紧密。汤米·格伦德于1986年在坦佩雷大学学习建筑,并在1993年创立了自己的电子音乐厂牌 Sähkö Recordings(芬兰语中的“电力”)发行电子舞蹈音乐。佩特里·尼苏南于1983年至1984年在赫尔辛基大学学习语言,而后同样在坦佩雷大学接受了建筑师的训练。正是在坦佩雷大学的学习期间,两人得以相遇相识并一直合作至今,而建筑师的特质也始终贯穿于两人的创作中。

“建筑特质一直都存在于我们的作品中。不论是我们对空间的处理还是对声音的处理。比如和谐、韵律和感知等基本主题,总会在我们创作时展现”,这是汤米·格伦德被问及其建筑师背景与作品之关系时的自我阐述。驻足于这对芬兰艺术家组合的作品空间中,你能感受到作品既不为空间所吞没,也不是一位唐突的入侵者,而是与空间形成了一个时刻互动的有机系统,一个由声音、空间、光线、运动等等元素构成的整体系统。

空间是这对艺术家创作时所考量的重要元素,甚至是其创作媒介的一部分。2001年,格伦德-尼苏南担任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 “北方保护项目”的策展人,他们与另外四名艺术家在6个月的时间里围绕北欧馆的建筑空间创作了一件共同的作品《North is Protected》。北欧馆是由玻璃幕墙和白色混凝土打造的现代主义建筑,内部空间中除了三棵梧桐树,眼之所及无任何其他遮挡。通透的屋顶和玻璃幕墙让光照自由进出,建筑内外的树木遥相呼应,打破了室内与室外的界限。在这样一个富有诗意的空间内,格伦德-尼苏南以同样极具诗意的作品与其呼应。他们将300根钢丝水平拉伸布置于建筑内的长墙上,钢丝随着艺术家Von Hausswolff 和Elggren的无线电收发器所发出的信号无规律的移动,给观众制造了一种建筑的墙面在移动的视错觉。此时,固态的空间在人眼的错觉中崩塌,成为具有生命的动态空间,促使观众以新的视角看待整个建筑。

The North Is Protected - The Nordic Pavillion

49th Venice Biennale, Venice | 2001

Photo: © Antti Viitala

在格伦德-尼苏南于2004年至2012年间创作的“Pneumatic”系列中, 他们通过一系列雕塑感极强的动态装置与空间产生互动,打破有形与无形空间的界限,营造了一种“会呼吸的”动态空间。这一系列作品同样以空间作为创作的出发点,艺术家依据不同空间的尺寸和高度,将巨大的白色尼龙薄膜或放置在空间的中心,或与墙脚相接填满地面,或成球状悬浮于低空。薄膜的底部接上装有计时系统的充气设备,充气设备每隔5分钟停止充气一次。当薄膜中的空气减少到三分之一时,则再次开始充气。充气设备自开启到暂停,直至再开启,在这循环往复的过程中,空气在薄膜中不断流失,又再次充盈,也因此不断改变着薄膜的大小和形状呈现出一种起浮不定的运动形态。随着薄膜的形态不断变化,空间便在这个过程中随之“收缩-扩张-收缩”。在空间的张弛之间,一种微妙的博弈关系便由此产生:动态与静态的对抗,有形与无形角力。在这场博弈中,观众对于空间的感知力被打开,那一丝微妙的紧张牵动着胸腔,吸气,吐气,跟随格伦德-尼苏南重新审视眼下所处的空间 。

Pneumatic Landscape

Dundee Contemporary Arts, Scotland, UK | 2004

Pneumatisk Landskap

Andréhn-Schiptjenko, Stockholm, Sweden | 2007

Photo: © Grönlund-Nisunen Works Werke

2006年,他们为芬兰波里美术馆(Pori Art Museum)创作的一件户外装置《Liner》也是一次唤醒空间感知力的游戏。格伦德-尼苏南通过贯用的动态装置作为创作媒介,让光影本无形的运动轨迹显形,带着观众静心感受户外更复杂的空间构成。一条长达21米的三角镜轴,放置于美术馆庭院的中央位置,小型发电机带动三角镜轴沿着顺时针方向缓慢地匀速旋转。太阳照射的光线通过镜面反射到周围的墙面、地面,随着镜轴的旋转而移动。由此,反射光线的运动轨迹便得以时时刻刻标记,而空间的轮廓也随着光线的移动而显现。此外,庭院周围的地形、植物以及建筑等形象映照于镜面之上,则让镜轴被弱化,变得透明,只留下光线和空间的相互运动和呼应。

Liner

Intersection | Pori Art Museum, Finland | 2006

Photo: © Grönlund-Nisunen Works Werke

“日常之物”这一概念之于我们似乎是一个悖论。日常之物既是日日陪伴之物,却也是常常被忽略之物。“习以为常”的惰性正不断削弱着我们的感知力,最终我们只能被裹挟进过量生产的物品与信息的漩涡之中。而唤醒感知力,甩掉这种“习以为常”的惰性,正是格伦德-尼苏南艺术实践的核心。

2000年,格伦德-尼苏南为芬兰赫尔辛基现代艺术博物馆创作的《Jumping Field》就是一次对“日常”的挑战和戏谑。这是一件户外装置,在一片草地上艺术家放置了一块由人工草皮覆盖的钢板,钢板底部用弹簧支撑,所以当观众踩上这块人工草坪时钢板便会随之摇晃。通过观众与作品的直接互动,他们让观众直面从“日常事物”到“新鲜事物”的突然转变所引发的不适应感和不安全感,从而唤醒感知力,推动观众对“传统”和“日常”的反思。毕竟,这样一块摇晃的“草地”上,你若是要进行足球、跑步这类传统运动是不可能的,或许,是时候尝试发明一些新的运动了。

Jumping Field

Under the Same Sky |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Kiasma, Helsinki, Finland | 2000

Photo: © Grönlund-Nisunen Works Werke

第27届圣保罗双年展( “How to Live Together ”,27th Bienal de São Paulo, Brazil)的公共项目《Variations on Theme》中,他们将遍布于城市却常为市民所忽略的地铁通风塔作为创作对象。在圣保罗市有逾20座混凝土搭建的通风塔,虽其建筑结构各有些许变化,但是塔楼的统一属性和混凝土材料的统一运用,使这些大大小小的建筑犹如同一建筑的不同变奏般,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与城市的不同地形和不同社群、族裔一同成为圣保罗的城市景观。格伦德-尼苏南对这22座塔楼建筑的变化进行了记录并标记出各个塔楼的地理位置,将其出版成书供市民了解甚至寻找这些建筑提供指南。在这件作品的第二部分中,他们挑选其中6座塔楼,在夜晚的时候从内部将这些塔楼点亮,形成了一系列贯穿城市中心的光雕塑,使这些隐没在城市各处的日常结构之美以新的方式回到当地市民的视野中。

Variations on a Theme

How to Live Together | 27th Bienal de São Paulo, Brazil | 2006

Photo: © Grönlund-Nisunen Works Werke

除了对日常之物的重新审视,他们的艺术实践也在不断地将那些我们不可感知却息息相关的科学概念与现象(如辐射、重力、磁力)通过简洁直观的机械装置转译为人类感官可捕捉的声音、光线和运动,为观众打开“神秘的实验室大门”,亲身感知它们的力量与潜在的危险。

在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件之后,核辐射成为世界性的现实问题。格伦德-尼苏南在其创作实践早期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