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倒下的马保国之问:与舞蹈同源共质的武术该朝什么方向发展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倒下的马保国之问:与舞蹈同源共质的武术该朝什么方向发展

前两天,“浑元形意太极门”的掌门人”马保国在30秒内,被50岁的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KO”击倒三次,最后一次直接休克,引来武林界各路门派的争论。

这位让裁判都觉得有点懵的“太极拳”大师,这两年因为不停和别人打嘴仗,已经成为网红。在被问及自己的功夫如何学到时,马大师表示自己是由师娘传道,一夜之间开悟,弄懂了少林、太极、形意和八卦的拳理,并自成一派。

5月21日 ,马保国利用微博发声:“再次申明:我们认为练习传统功夫的价值在于养生健身和防身自卫 。 参加专业搏击擂台赛 , 除了系统的传武练习外 , 一定要增加现代搏击的规则和技法训练 。感谢大家的关心 ,我回到上海后身体一切良好 。功夫不分中西 ,健身以修心养性为主 ,擂台以技击实战为王 , 愿大家多多关心中国传武及搏击事业的发展 , 谢谢大家!"

被业余搏击者三次“KO”的结果,不但让马保国再一次成为网络红人,同时也将“太极拳”和“中华传统武术”再一次推上风口浪尖。一时间,有关中国武术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骗子扎堆武术界”之类的评价充斥网上。那么中国武术,到底是搏击的技能,还是强身健体的舞蹈呢?

武术与舞蹈的同源性

武术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体育项目之一,是融健身性、技击性 、表演性为一体的体育项目。 它体现着中国古典的哲学理念 、美术观点和伦理道德,在发展过程中又吸收和渗透了中华民族的艺术、道德 、风俗等传统文化。

在原始社会先民们长期与自然的斗争中,人们为了捕获猎物和防身自卫,经过长期的积累形成了各种击、刺、劈、推的技巧,形成了一定的攻防姿态与动作,武术也就此产生。中国武术是先民们自卫、生存的方法 ,是日常斗争行为的一种升华,是人类生产劳动的结果 。

人类最初舞蹈是先民们猎获了食物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欢乐的心情,他们聚集在一起敲击着各类石器 ,有节奏地模仿鸟兽的动作和形态 ,表达他们胜利的喜悦。这种些动作和形态,不仅是欢庆胜利和狩猎生活的再现,也是年长的人向青年传授生产知识的一种形式 。经过代代相传和创新,发展成为形象生动 、表现各异的舞蹈。

中华民族的原始舞蹈与狩猎、战争、祭祀、祈祷等活动密不可分,与武术同根近源。无论是舞蹈还是武术都是属于人的身体活动行为,甲骨文“舞”字的写法是一个“人”字两手握两个带长把的尖锐的东西,也就是手执牛尾一类东西在舞;而甲骨文的“武”字是个会意字,上面表示手执兵器用做舞具,下面为跳动着的脚,跳舞时手执兵器可随时而“武”。

最早的拟兽舞的特征是“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是古人狩猎生活的生动反映。而早期的练武活动,往往是通过“舞”的形式进行的。他们把徒手或手持武器的各种战斗技术动作的模拟,通过舞的形式予以再现。这种再现比较近似于战斗动作,也就是把在战斗中运用成功的一拳一腿 、一击一刺重复出来 。尽管还没有一个体系,只是凌乱的动作反复重复模仿, 没有固定的动作规格,也没有呆板的程式 ,边跳边舞,但这种舞练的过程,也是攻防格斗技术传授过程。

“舞”与“武”的交融

中国文化具有悠久的巫史传统,巫术及其仪式是原始人的符号系统,它兼具内容与形式,具有舞蹈元素的身体活动在原始社会中的地位极高。原始人控制自然的实践交感活动是动态、激情和狂热的,而要想表达狂热和动态的巫术仪式,舞蹈就成为表达情感的最佳载体。

《礼记》上说:“舞,动其容也;舞以宣情;犹斯舞;中心喜乐,口 欲 歌 之,手 欲 舞 之,足 欲 蹈 之;咏 歌 之 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商、周时期把学习礼、乐、射、御作为重要的教育内容,很多具有武术内容的礼乐舞蹈很受重视,后来演练成一种训练武术技术的方法。这些礼乐舞蹈都是以教授“击刺舞伐”为主要内容,其中“击刺舞伐”中的“舞” ,其实也是一种“武”的内容。

周代男子13岁开始学乐颂诗、舞勺;15岁学舞象、射御,这些都是“武舞”,它是武术套路的一种变相形式,更确切地说它是武术还未发展至完备情况下的一种套路的雏形。这种“舞”在一定程度上具备搏击与攻杀能力,不仅能习武健身而且还可用于征战。武舞的舞具主要有棍、弓、矢、矛、钺等,这些舞具也就是后来发展起来的各种武术器械。

武舞可以说是早期武术与舞蹈的一种交融,它既有表达思想感情及娱乐性,也有着习武健身的实用性。武舞的动作组合与现今的武术套路有许多一致的地方,在武术的技击性 、套路演练性与舞蹈的艺术性尚没有充分发展的时期,很难区分武术 、武舞与舞蹈。许多“舞”既是中华武术之先导,也是今天的舞蹈之源 。武王伐纣时所作的“大武之乐” 中,舞者手持干、盾等武器,“夹振之而四伐” ,其中就有许多武术击刺动作。当时的武舞中还有弓矢舞、技予舞 、干戚舞、持钺舞,这些都是武术与舞蹈的结合,既有表演的性质,又有武术器械练习的性质。

武术与舞蹈的一致性

中国传统文化追求是阴阳平衡,“一阴一阳之谓道 ”。因此中国武术与中国舞蹈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影响,将动、静平衡的观念作为自身追求的身体文化。

中国武术尤其注重“动迅静定”的韵律 。其表现为武术手、眼、身法 、步都要求“拳贵神速、劲发宜促;眼一转,周身动 ”,其最高境界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武术中表现出的是迅敏、神速之美 。但是。“动”不是绝对的, 只有“动中存静意”,将动与 静密切联系在一起,才是中国武术一直追求的“动不舍静、静中含动”的哲学思想。

舞蹈也十分强调节奏鲜明,动静结合。舞蹈有静态的形和动态的形。静态的形是流动的线条在某一点上的停顿,最能体现舞蹈作品的情感;而动态的形则是感情的起伏变化和延伸 。 舞蹈中动态与静态的相互转换,是静止的点和动态的线相互协调的运动过程,将手 、眼 、身法、步严密串缀与组织起来,形成喜、怒、哀 、乐 、爱、恶 、欲等各种感情的动态语言。静由动中生,动由静中发,在静与动的相互孕育和发展中表现情感和寓意 。

动静交融是中国传统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武术与舞蹈的文化根基。中国古代早期的练武实践活动就吸收了“舞”的形式进行反复操演。纵观中国武术的历史变迁,会发现武术早就吸收了舞蹈的形式。从形式上分析,具有身体艺术表现的舞蹈特征。套路中的类似于表演形式的“穿、蹦、跳跃、闪、展、腾挪”均具有舞蹈的形式美。

武术与舞蹈的相互影响

武术和舞蹈有着近似起源,而且两者都具有较大的娱乐性。比如的“剑舞”本身来自民间武术,是一种从实战的剑术变成了一种艺术美化的剑舞。中国的许多古典舞蹈大量引用武术的动作:扑步 、飞脚 、旋子、射雁等动作在今天的舞蹈中仍然常见,广泛应用于舞台表演 。

唐朝的《剑器舞》就是在继承传统武术的基础上,吸收其他民族民间乐舞因素进行再创造的结果,在艺术上取得了较高的成就。大诗人杜甫在《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中写道:“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种剑舞,你很难将它界定为单纯的舞蹈。它所表现出来的,正是盛唐那种昂扬气势和所向无敌的时代风貌。

古代著名的战舞《秦王破阵乐》,舞者披甲执戟,舞姿威武雄壮,“发扬稻历 ,声韵慷慨 。”它不仅具有浓厚的战争气息,还有一种威慑力。从“变为四阵,击刺往来” 中我们也能看到,古代的武舞大量吸取了武术中的击、刺、攻防等动作 。

中国的武术套路表演时,追求的是“ 行如游龙,舞似飞凤”的境界。许多武术套路为了加强表演效果,都吸收了舞蹈的一些动作,借以丰富套路的内容 ,突出表演效果。这些舞蹈化的武术套路,不但能强健身体,还具有很高的表演和欣赏价值,一直以来都受到人们的喜爱。

武术该向何处去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中国武术与中国舞蹈一样都是追求美的艺术。如果只在搏击的视野下去解读武术 ,用 “唯技击论 ”来圈定武术的本质,那一定会使博大精深的中国武术越走越窄。

搏击是搏击,武术是武术,两者不可混为一谈。如果武术以 “打 ”为标准,那一定会背离武术的传统文化背景,也背离了武术原有的真实。中国武术是体育,但是带有大量文化的体育;武术是运动,但不是简单肢体运动;武术是技击术,但不是杀人术。武术是通过技击的意识和行为 ,体现技击之美,体现动静结合、阴阳和谐的文化内涵,是一种理想化审美的技击艺术,而并不是以”KO“为唯一指标。

现代武术受到奥林匹克“更快、更 高、更 强” 影响,为了追求成为奥运会正式项目,武术有向竞技体操的方向演变的危险。现在的武术竞赛规则和评分标准越来越向动作难度靠拢,传统武术日益边缘化,学校的武术活动变成了强调整齐划一的广播体操,令人痛心不已。

中国武术作为一种技击艺术,完全可以脱离实战的”打“,去相对独立的发展。中国不应该走向理想化的技击艺术这条道路 。武术是一种文化,是一种艺术,是讲究美和人的审美体验的,是要给人以美的感受和遐想的。

武术完全可以通过穿蹦跳跃 、闪展腾挪的身体表现,在审美上更多的与”舞蹈“结合,形成雄浑 、豪放、飘逸的美。它是一种极具美感的健身方法,而不是“体育舞蹈”,更不是自由搏击。

目前中国武术的发展重点是宏扬传统武术,吸引更多的人参与武术运动,在不改变武术项目的体育属性情况下,与体育舞蹈更紧密的结合,这对武术运动的发展无疑是有益的,也可以减少”马大师“这样一类”武术家“给武术带来的负面影响。至于搏击竞技的事,还是交给散打或者自由搏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