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艺术家王世瑶去世,父子两代留下了经典的“娄阿鼠”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昆曲艺术家王世瑶去世,父子两代留下了经典的“娄阿鼠”

据浙江昆剧团消息,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原浙江昆剧团团长王世瑶因突发疾病于2020年5月22日凌晨5时22分在浙江省人民医院病逝,享年80周岁。

王世瑶是昆剧丑行名家,他也是昆曲“传字辈”艺术家王传淞之子。1956年,浙江昆剧团在濒临解散之际,将昆剧老戏《十五贯》改编为新版,一炮打响,进京演出轰动一时,被《人民日报》誉为“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而王传淞正是当年原版《十五贯》主角娄阿鼠的扮演者。

王世瑶的“娄阿鼠”得自父亲真传。而他生平最后一次登台演出“娄阿鼠”,则是2017年10月于上海逸夫舞台,当时浙江昆剧团五代同堂版《十五贯》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演剧目上演,当时77岁的“世字辈”王世瑶成为当天舞台上最年长的演员,再一次展现了他的舞台风采。曾经亲历了当年《十五贯》进京演出的盛况,王世瑶也是这部剧60余年传奇历史的见证者。

2017年在上海最后一次演出《十五贯》的王世瑶 元味 摄

王世瑶自幼从其父王传淞学艺,表演风格清淡,趣而不俗,有“南昆付丑”之美。他演出的《西厢记·游殿》《鲛绡记·写状》《蝴蝶梦·说亲回话》《风筝误·前亲》《幽闺记·请医》等昆剧付丑折子戏,倍受同行赞誉。对昆剧的传承做了不少工作。被文化部表彰为“有显著成就”的艺术家。。

昆曲丑行表演艺术家、曾任江苏省昆剧院院长的李鸿良在得知王世瑶先生过世的消息后泪眼婆娑,伤心难过万分。他回忆说,王世瑶先生是成就自己的恩师之一,当年因学校委派,15岁的李鸿良去杭州黄龙洞学戏,当时,“传淞爷爷只在边上看,晒太阳喝茶不教戏,而《活捉》《狗洞》《请医》三出戏都王世瑶老手把手教我的”。

他为此哀痛不已:写道:“2011年拿了梅花奖之后去看望王世瑶向您老汇报的时候!您老的笑颜和温暖的话语!还在我的耳边!就像是昨日那样的亲切!……”

在艺术上,王世瑶先生也是承前启后,把王传淞先生这一脉的艺术风格演绎传承下去,在他当团长的时候,正是浙昆艺术上欣欣向荣的时代,浙昆的梅花奖也几乎都是在他当团长的任上涌现评出的,诸如林为林、张志红、翁国生等。

李鸿良说,王世瑶老先生是大大的好人,为人十分低调,他的艺术和包容心,充满着正能量和善良慈爱,他老的宽容大肚天下少有。

王世瑶在《写状》中饰演贾主文 浙昆 资料

王世瑶谈昆曲:昆曲要符合不同时代观众审美,它最珍贵的还是表演本身

这几年,因为昆曲艺术的复兴,王世瑶曾来过几次上海演出,除了《十五贯》,在2013年的“名家名剧月”上,“兰韵正浓——昆剧国宝艺术家专场”邀请了14位当今最为顶尖的昆剧表演艺术家联袂登台进行一场折子戏专场和演唱会专场。而当时,王世瑶也作为参与艺术家之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及了他对昆剧艺术的一些想法。

问:人说昆剧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既然是遗产,就应该原封不动保存,尽可能忠实地保持、复原,对此你怎么看?

王世瑶:昆剧既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那它就和那些物质文化遗产、那些出土文物是有所区别的,它是依附于舞台而存在的。不同时代的演员,他对于角色的理解也是不同的,一出《游园·惊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演法。此外,昆剧之所以还能存活在舞台上,而不是被放进博物馆陈列,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它有观众。昆剧的表现形式要符合不同时代观众的审美需求。

问:你最喜欢或者最满意的传统剧目/曲目是哪个?原因是什么?

王世瑶:年轻的时候,我可能喜欢像《下山》这样的动作多、表现力丰富的角色和戏码,《吃茶》演的是奴才,《狗洞》演的是庸才,《议剑》演的是雄才。但年纪大了之后,就开始学会思考,开始喜欢像《鲛绡记·写状》这样内心丰富的戏码。

记得以前年纪小,经常看父亲演这个戏,想跟父亲(王传淞)学,当时他就说,“这个戏,你还没到学的时候。”后来自己年纪大了,舞台经验丰富了,才发现这样的戏是越演越有味道,它更加讲究演员的内心戏,冷中有热,是对昆剧丑角“付”这一行当的最好体现。我以前就多次与张世铮老师合作此剧。

问:这些年昆剧逐渐回暖,也开始有越来越多新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