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字词的井喷与中国近代思想转型的动力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二字词的井喷与中国近代思想转型的动力

《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

作者:沈国威

版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年11月

《一名之立 旬月踟蹰:

严复译词研究》

作者:沈国威

版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年1月

《近代中日词汇交流研究》

作者:沈国威

版本:中华书局

2010年2月

张灏先生曾将1895-1920年称为“中国近代思想史的转型时代”,亦即中国思想文化从“传统”走向“现代”的关键期。“在这个时代,无论是思想知识的传播媒介或者是思想的内容均有突破性的巨变。”他举出其间一系列重大现象,其中有一项就是语言:文体方面,白话文取代文言文成为文章正统;语汇方面,随着西学的输入,大量新词语在短期内涌现,大幅刷新了中国思想文化的面貌。围绕这些议题,学界近年已经出版了丰富的研究成果,澄清了许多以往的模糊见解。这其中,有好几位语言史学家的贡献不容忽视。

沈国威教授最近出版的《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一书,意在解析清季民初汉语史上的一个重大现象——二字词(即两个字组成的词,也称双音词)的井喷,作者称之为“词汇体系的近代重构”。在他看来,这不只是个词汇问题,同时也横跨了语法和文体层次,“赋予了汉语最明显的近代特征”,成为现代汉语形成的主要契机之一。沈著所讨论的现象,恰好落在张灏先生所说的“转型时代”,并构成了后者的一个重要内容。从思想文化史视角解读这部作品,不但是题中应有之意,亦可反过来深化我们对近代思想转型的理解。

“词汇化”假说与语言接触说

本书讨论的基本问题是:“现代汉语的二字词来自何处?”作者举出董秀芳的“词汇化”假说作为商榷对象。董氏认为,作为“现代汉语词汇系统主体”的双音词,主要是汉语“词汇化”的结果。“所谓词汇化,是指原来非词的语言形式在历时发展过程中变为词的过程”,具体来说,就是“语言单位从理据清晰到理据模糊、从分立到融合的变化”。词汇化的途径有三:“从短语降格而来;从由语法性成分参与形成的句法结构发展出来;从本来不在同一句法层次上但在线性顺序上紧邻的两个成分所形成的跨层结构中脱胎出来。”董秀芳强调,“词汇化是一个连续渐进的过程”。

沈国威指出,词汇化假说是局限于一个“封闭环境”中的观察,“只能处理偶发的个案,对数以千计的二字词不具备解释力”。他对六千余条现代汉语常用二字词做了调查,结果显示,“直至20世纪初为止”,现代汉语中很多二字词甚至作为文字列都还无法在“本土文献中发现紧邻、共现的事实”;即使有,很大一部分也是以短语方式存在的,“并无所谓词汇化的征兆”,那种“由古至今、一以贯之的二字词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多”。大量二字词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到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出现并迅速定型的。那么,是什么使得汉语在短短十多年中实现了一次跃迁,完成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里一直停滞不前的“词汇化”进程?董书对此并无细致分疏。多数情况下,她先从中古文献中选取初始书证,再跳到20世纪的文献,至于中间的具体演变过程和成词契机,则往往以“后来某个表述在语义上泛化了”一类说法,含糊而过。

与词汇化进路强调“内因”的作业方式不同,沈国威试图从语言接触史角度理解这一现象。在他看来,二字词在20世纪初的井喷,并非汉语自然演变的结果,而是它和其他语言接触的产物;尤其是日书汉译运动,扮演了重要的推手角色。而且这不是20世纪才出现的新现象,在历史上亦曾出现类似情形。近代之前二字词生产的两次高潮,就分别和中古时期的佛经迻译及明末清初来华天主教士的西学翻译活动密切相关。沈著成功地将词汇化假说所忽略的传教士译著和日本文献纳入考察范围。在此基础上,作者甚至提出一个“极端”之论:“二字词化与其视作汉语词汇变化的趋势,毋宁是16世纪以后中外对译,20世纪以后中日对译所引发的词汇现象。从语言由综合向分析发展的大趋势上看,汉语自身是否存在二字词化的动机令人怀疑。”

使我更感兴趣的,是两位学者观察历史方式的差异:语言接触说注意到,“数以千计”的二字词是在一个极为短暂的时间里融入汉语体系的,其着意点在于历史进程的突变;词汇化假说则将此现象放入长程时段,视其为历史连续性的结果。语言接触说从空间角度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