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深且阔的潇湘图卷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且深且阔的潇湘图卷

文/ 刘学正

三湘四水,是谓湖南。湖湘大地上,江河奔流,湖荡如珠,溪泉淙淙,条条水脉一路欢歌,蜿蜒流入洞庭湖。依水而居的湖南人,对水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也深受其影响。在方志鹏主编的《泱泱湖南》一书中,作者以凝练而细腻的笔触,对湖湘水文资源进行了系统梳理,并探寻水源背后的人文精神和家国情怀,描绘出一幅内容深刻、视野开阔、意境悠远的水韵潇湘全景图卷。

该书以湘、资、沅、澧四水为主线,串联起湖湘大地具有代表性的河、湖、溪、泉,生动勾勒出“泱泱湖南”的水系如网如织、人文底蕴深厚。无地不水,无水不奇。循着书中笔墨铺就的一条静谧小径,时而山重水复,时而柳暗花明,在浩渺洞庭湖,在悠悠湘水间,在一条溪、一口井、一座码头前,我们能够一窥湖南水系的地理变迁和流域文化演变,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江河奔流不息,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汨罗江,一条人文意义上的河流,一条被无数文人骚客吟咏的河流,一条被称为“蓝墨水的上游”的河流。“当落寞的诗人在江畔行吟时,必定也深深凝望过江面的晴岚和烟霞,采撷过江畔的木兰和白芷,簪在衣襟上,细嗅它们的芬芳。”华容河,流淌在长江与“八百里洞庭”之间,滋养着鄂、湘两个物产富饶的中部大省,这是一条富有情味的河,伯牙与子期的故事就发生在它的起点——调弦口。清冽甘甜的攸水,因大禹的妻子攸女而被赋予了特殊的女性色彩,散发出柔美与坚毅的气质。“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沧浪,由发源于武陵(常德)沧山的沧水和龙阳(汉寿)浪山的浪水合流而成,屈原与渔夫互答的2300年后,生活在两岸的百姓对沧浪之水的“清浊”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正所谓洞庭天下水,水连天,天接水,碧波浩渺,气象万千。“洞庭湖南接湘江、资水,西纳沅江、澧水,北通长江。每年汛期来到之际,长江的洪水像脱缰的烈马,洞庭湖让洪水涌入自己的怀抱。”“洞庭天下水”的下一句,是“岳阳天下楼”。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写尽了洞庭湖的壮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更是光耀和感召了一代又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在洞庭湖的盛名之下,湖湘大地还散布着不少值得一书的湖泊,譬如“从历史烟云中走出新风采”的黄盖湖,譬如“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宝峰湖,再譬如人工开挖的“地上水库”东江湖。它们或承载着厚重历史,或自然风光秀美,或蕴含一段人与自然关系的传奇,不疾不徐,闲适自在。

溪泉淙淙,叮咚出一派尘世间的美好。碧泉潭、珠泉、金鞭溪、辰溪、兰溪、濂溪……只听名字,便叫人浮想联翩,急欲窥探其貌。“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公元1167年,初到湖南的朱熹与岳麓书院的张栻激烈讨论“三日夜而不能合”,史称“朱张会讲”,开创了中国书院史上不同学派之间开展学术讨论的先河。而碧泉潭正是北宋理学家胡安国开创湖湘学派的滥觞之地。巍峨粗犷的雪峰山与绮丽柔美的沅江结伴,孕育出了一个古老而美丽的辰溪;闻名遐迩的楚秦黔中郡古城遗址对岸,则是静静流淌的兰溪;两水汇于潇水,一清一浊,泾渭分明,让风骨清高的濂溪又有“秀水”之称。

沧浪河畔行吟的屈原,孤寂于愚溪的柳宗元,濂溪前赏莲的周敦颐……水给湖湘大地带来了生机和活力,也在每一个湖湘子弟的生命中,烙上了灵动的神韵,留存起一段深入灵魂的文化记忆。

悠悠湘水,泱泱湖南。这样一幅且深且阔的水韵潇湘图卷,决不只是地理层面上的整理归档,也不只是文化层面上的溯源寻根,它描摹自然而非纯粹聚焦风物,它探究历史而非纯粹叙述人事。浓墨勾勒,浅笔素描,在纵横交错、恣意怒放的字里行间,流露出湖南人的精神特质与湖湘文化的深厚底蕴。

(刊于2020年5月23日解放日报读书周刊)

这是“朝花时文”第2305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hw038@jfdaily.com。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 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