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蒋介石回溪口老家 受到乡亲热烈欢迎 丰镐房前思绪万千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民族风情网

1947年4月2日,清明时节蒋介石一大家子从南京乘火车出发,前往故乡浙江省奉化县溪口镇武岭老家祭祖扫墓。与蒋介石同行的除了宋美龄之外,还有蒋经国、蒋方良夫妇,以及孙辈蒋孝文、蒋孝武、蒋孝章。

4月3日,蒋介石一大家子抵达了溪口火车站。当时是抗战胜利后,蒋介石第一次回到家乡,他在故乡的人气正处于最高的时候,大批的同宗族人,父老乡亲前往溪口火车站列队迎接。在溪口火车站的出站口乡亲们挂出了“恭迎蒋主席锦旋珂里”的横幅。

走出车站的蒋介石和宋美龄面对女学生送上来的鲜花,看着周围欢迎自己的乡亲心情十分的舒畅。蒋介石还走到站在人群前的熟悉的同宗族人面前热情地攀谈了起来,宋美龄静静地站在一边面含着微笑。

蒋介石回到家乡与前往别处有着明显不同,到别的地方总是警卫森严,到处遍布着特工,不过回到溪口老家,整个就显得宽松了很多。有时候乡亲们为了能看清楚一点蒋介石和宋美龄,围得太近,警卫们刚想上去驱赶,蒋介石便会连忙招呼说:“都是自己人,不要赶。”

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蒋介石夫妇在乡亲们的簇拥下来到了他熟悉的丰镐房。

1897年,当时蒋介石刚满十岁的时候,过继给大伯的哥哥蒋介卿提出了要兄弟分家,于是他哥哥分去的部分沿用了大伯的房号仍叫“夏房”。按照蒋介石父亲蒋肇聪原来的房号,本来应该按“周”起名。不过蒋介石和弟弟蒋瑞青分到的部分取了东周和西周都城“丰邑”和“镐京”各一个字,称为“丰房”和“镐房”,不过蒋介石的弟弟蒋瑞青没过多久便病死了。等到蒋经国出生以后,给他取了乳名“建丰”,领养的儿子蒋纬国则取名“建镐”,于是房号合二为一,便成为了“丰镐房”。

“丰镐房”对于蒋介石的成长有着极为重大的影响,蒋介石的爷爷蒋斯千和父亲蒋肇聪在溪口镇上经营着一家盐铺,原本生活过得有声有色,也算镇上的富裕之家。

没想到的是,1888年盐铺突发大火,房屋被烧成了瓦砾,财产损失殆尽。爷爷从此以后背后打击,1894年便郁郁而终,蒋介石的父亲在爷爷时候的第二年也撒手人寰。而蒋介石的母亲王采玉为继室,原本在家里的地位就不高,在失去了丈夫以后,过得更加的艰难。蒋介石曾在日记中写道“时念余九岁丧父,余之一生,可说自九岁起无一日不在孤苦伶仃孤寡无援之中过活。”再加上一分家,蒋介石与母亲更是过得异常艰难,这让幼年的蒋介石含恨不已。

不过尽管家庭遭此变故,蒋介石的母亲王采玉却没有让蒋介石的教育就此停滞,而是继续将他送到私塾去学习。天资聪慧的蒋介石在母亲的严格要求下最终从溪口走向了中国最高的政治舞台。

每每谈及童年,正如蒋介石自己所言:“我是一个在孤儿寡母的家庭中出身的人,九岁的时候就死了父亲。我母亲一方面要抚养孤子扶其成年,一方面要对抗土豪劣绅,应付亲戚邻里,真是万分的辛苦,万分的痛苦!在这种凄凉孤苦的环境之下,受尽了种种委屈,无可申诉,唯一的希望,就是把我抚养成人!所以我母亲的忍耐力是不可想象的。我幼年的时候,受着母亲的影响,我的个性,就是在这种压迫环境之中锻炼成坚忍不拔的忍耐性”

所以丰镐房对于蒋介石来说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这里不但有他童年凄苦的回忆,也有母亲充满温情的庇护。

在宗亲族人的陪同下,再次走进丰镐房,这时候的蒋介石再也不是那个蒋家继室怀里任由亲戚邻里欺负的小孩,而是执掌着当时中国权力的最高统治者。清明时节,在他与族人谈笑风生的背后,除了触摸着丰镐房里熟悉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感受回忆着童年母亲的音容笑貌,可能还有着更为复杂的情绪吧。

在族人的陪同下逛完故居之后,蒋介石一家人就坐在丰镐房的大门前,接受了溪口乡亲们敲锣打鼓的提灯欢迎。

(PS:明天我们再继续分享蒋介石一家人清明扫墓的珍贵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