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科普」脸盲是真的认不出人,还是在找借口?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脑洞科普」脸盲是真的认不出人,还是在找借口?

看见认识的人,

你很热情地打招呼,

对方只是“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回应?

不要难过,

这不是你的问题,

他可能是传说中的“脸盲”。

在脸盲者的眼中

要他认人,就相当于问他……

美国哈佛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中山健、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布拉德·迪谢纳所做的调查都表明,全球有 2%~3%的人患有这种感知缺陷,即每50个人中就有一个脸盲症患者。以中国人口14亿计算,我国大约有3500万的脸盲症,为数不少。

对大脑进行扫描,发现病人在视觉上没有任何问题,但在认知人脸上起到基础功能的脑的一部分受到损伤。这些结果,在网络出现之前是不可能获取的。而今,针对面盲症的研究已经成为了解人类感知的一个重要分支。

漫漫研究路

在枪林弹雨的二战前线,一块弹片击穿了一位德国中尉的脑部。弹片取出之后,他不但活了下来,而且一切正常,除了一点:所有人的脸对他来说都失去了意义,无法辨别,包括他自己的脸——他的视觉完全正常:这是鼻子,那是眼,合起来就是一张“ 脸”,但是这张脸属于谁、是谁不是谁,已经成为完全不可捉摸的事。这位德国中尉,便是最早被发现的 人面失认症(Prosop-agnosia)患者。

“prosop-agnosia”这个词由德国神经病学家约阿希姆·博达默于1947年首创,由希腊文“prosopon”(脸)和“agnosia”(意思是认不出来或不知道)构成。

在随后的许多年里,医生在中风病人和其他患神经疾病的病人,特别是那些枕叶和颞叶之间的组织受损的病人中观察到了这个现象。但当时,这种病例少而又少,散布在世界各地,恶劣的样本采集条件导致整个医学界对这种疾病的了解仅限于零散的记录,再无进展。直到上世纪90年代,第一波网络泡沫风起云涌之时,一个名叫Choisser的患者在雅虎成立了一个 名为“面盲”(Face Blind)的讨论组,学界对人面失认症的研究出现了转机。

Choisser没想到,从此Face Blind取代了Prosopagnosia这个拗口的学名,地球上也出现了“面盲”一族。如果病人们可以向网络倾吐,网络就可以整合和索引信息,进而可以查询,联络,最后就能类聚。由此,生活中孤立无助的面盲者聚合成了面盲族。

面盲族形成几个月之后,便和加州Santa Barbara大学医学院的博士生Brad Duchaine偶然相遇了。Brad对这个群体和Choisser的讨论极感兴趣,研究人员也开始以Choisser建立的这个网络组作为平台,联络散布全球的病人,从而在大规模样本采集的基础上展开有计划的实验,进而对这种疾病有了突破性的认识。

研究结果表明,面盲的表现是 多层次的,有些轻度的病人只是对肤色没有感觉。《美国医学遗传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表示,如果父母中有一方患有这种感知障碍,孩子得这种病的几率就有50%。一个显性基因的突变会产生这样的遗传模式: 只要遗传到这个基因,不论它来自父亲还是母亲,孩子就会患上这种感知障碍

脸盲的脑科学

影像学研究表明,大脑中一个叫做 梭状回面孔区(fusiform face area,FFA)的部位对影像识别尤其重要,这是大脑颞叶的一部分,颞叶则是耳朵上方的一大块大脑皮层。大脑后部的枕叶面部区(occipital face area)可能也扮演着重要角色,负责分辨看到的物体是不是人脸。同样在颞叶里的 颞叶上沟(superior temporal sulcus)能够对被观察者的表情变化和视觉角度变化作出反应。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大脑中参与面孔识别的部位有些分散。他们观察了因脑损伤或脑疾病而患有面容失认症、无法记住他人长相的病人的脑损伤部位。多数病人是图中 紫色和深蓝色的部位受损,其次是 浅蓝、绿色和黄色的部位。病人受损最多的部位在面孔识别中具有最重要的作用。其中一些部位与影像学实验中受试者处理面部图像时最活跃的部位吻合,这些活跃的部位包括 梭状回面孔区(黑色),枕叶面部区(红色)和颞叶上沟区(紫色)

牙与鞋

目前还 没有办法治疗面容失认症。不过可以教患病的孩子通过其他方法来认人。包括记住别人的穿着和发型,以及他们的步态和说话方式等。到了14岁,认脸有困难的孩子们就会自己想出这样的办法。一位牙医说,她通过别人微笑时露出的牙齿来辨认他们。另一位患者则注意男士穿着的鞋子,因为男人换来换去就那么几双鞋子。

当然这些办法都没有健全的面容识别系统来得有效,所以这种障碍一直困扰着患者,经常让他们陷入尴尬中。一个年轻人不好意思地回忆说:“我在聚会上和一位女士聊得很投机,但随后我去拿了些饮料,回来时已经忘了她长什么样了。那天晚上我再也没有找到过她,她肯定认为我是个白痴!”

让更多人认识这种疾病,有助于减轻这样的尴尬,同时还会有重要的实际效果,比如避免让患有面容失认症的目击证人在法庭上提供证词。

研究人员还在努力寻找 导致面容失认的基因。找到这个基因缺陷不仅能增进生物学上对面容识别的认识,还能帮助医生在孩子很小的时候诊断出疾病。越早发现患病的孩子,就能更好地向他们提供所需的帮助,让他们愉快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据非官方统计,80%自称有脸盲症而没认出你的人,实际上都没有脸盲症,真相是他们对你不关心、或者跟你接触太少。治愈脸盲的方法或许还包括:赶紧放下你的手机,多去跟其他人接触,否则你会变得越来越“脸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