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彬│游说:我不相信网络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顾彬│游说:我不相信网络

文章首刊与南方周末

我很少上网络。我不相信网络!因为网络时代是维基百科(Wikipedia)时代。维基百科上的稿件一般来说不是专家写的,是老百姓或者学生编辑的。当然,老百姓、学生也会有知识。无论是在柏林自由大学还是在波恩大学,过去我总跟我的学生合作。我跟他们出版了我译的六卷《鲁迅选集》,后来又增加到第七卷。

特别是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不少德国的大学互相学习。这说明当时老师们也准备向学生们学习。不过,要互相帮助,还是需要一个老师!他会给学生修改他们的翻译、文章等。三十年来,我出版的杂志《袖珍汉学》(minima sinica)与《东方方向》(Orientierungen)是这样。学生写,我修改,然后再发表。

不过,维基百科上没有老师帮助修改文章。编辑部只会告诉读者某一篇文章是不全的,需要人帮忙。谁会来修改呢?基本上没有人来做,因为太麻烦,修改别人的文章需要很多知识。目前德国大学生有很多的问题。这些天我在波恩大学让学生做考卷。大部分学生是中国来的。笔考完了,一个德国学生给我一张白纸!中国学生呢,当然不是白纸,他们都通过了。

如果这类的德国学生依赖维基百科,那么,什么都是空的!请查一下有关我的条目,Wolfgang Kubin的德文条文。它停止在1995年。好像我25年来没有出版过什么书!但是我出了《中国文学史》十卷,《中国古代思想家》十卷,其他的作品不算。

网络的问题不但在于文化上落后,更在于歪曲事实。比方说北岛的诗歌。因为我也是译者,所以一些不搞翻译的同事很想在我的译本里挑毛病。他们会问我为什么没有把北岛的某一首诗最后一行翻译出来呢,还告诉我是哪一行。我查了一下,原文找不到他们提的那行。好吧,我就问作者。他回答,原来的作品没有那一行诗,大概是他的一个粉丝在网络加上了。他的崇拜者喜欢这样,在网络把他的诗改成他们自己的,少一行多一行是他们的方法。

2018年3月份,澳门大学请我参加他们那里的诗歌节。我太高兴了。关于澳门我写过不少诗、散文、小说。不过,当时我没有从汕头过去,因为最后我拒绝参加。为什么?澳门大学有一个我重视的教授,也是诗人和翻译家,准备让学生朗诵我的翻成中文的诗歌。不错吧,但是我发现舞台上要朗诵的不是我的作品。怎么回事儿呢?这位老师是在网络上找到的我的作品。原来我创作的是一首长诗,好像是一个读者把它改短到三分之一。删掉三分之二后留下来的是短诗。真的是我的吗?我告诉这位老师,他没有重视,还写了关于这类的缩短的作品的一篇研究我哲学的思想的文章,给报社发表了。

对他这类人来说,网络是神。他们觉得这种神什么都知道,不会弄错。相反,网络不一定什么都清楚,它会落后。最新的知识不在那里。1990年代我的学生拼命地看、买我的杂志,因为《袖珍汉学》与《东方方向》给他们带来了关于中国的最新鲜的消息。维基百科时代到来后,德国的学生们甚至不知道有这种杂志。他们不再看原文,忘了书、杂志、报纸比网络可靠得多。

目前人们想了解什么,就盲目地查维基百科之类的网站。他们得到什么呢?一点点。有用吗?看看吧。文化方面,网络代表一种浅薄、碎片和不少可笑的知识,另外它经常是糟糕的、不可靠的。

无论如何,德国的学生,也包括博士生在内,越来越多依赖网络,特别是有人用维基百科的知识来写毕业论文。可怜的德国文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