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这是一部“大胆”的电影,当时香港没一家公司敢拍,洪金宝接手了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这是一部“大胆”的电影,当时香港没一家公司敢拍,洪金宝接手了

1987年,嘉禾老板邹文怀办公室。

邹文怀、洪金宝、张之亮。

洪金宝和张之亮企图说服邹文怀同意拍摄《中国最后一个太监》,邹文怀一直不同意。

邹文怀:你俩都是聪明人,为何一定要执意拍这部电影?过审不用考虑了?票房不用考虑了?台湾市场不用考虑了?

洪金宝:我觉得我们应该拍!第一、剧本好;第二、我认为“细蚊(张之亮昵称)”做得到;第三、我自己参与,并且会搞定台湾市场。

这个真实的场景,2013年3月25日,洪金宝在香港电影资料馆接受著名香港电影专家蒲锋采访时,曾绘声绘色地描述过:这是一部“大胆”的电影,当时香港没一家公司敢拍,我接手了!

洪金宝说这话,毫不夸张:

第一、张之亮彼时是个新人导演,在此之前从未拍过电影;

第二、这部电影的剧本是根据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孙耀庭的自传改编而成,写尽其一生,拍摄难度大;

第三、题材太过“大胆”、敏感,拍好了能否上映都是问题,更别奢求票房了;

第四、张之亮在找洪金宝之前,几乎找了香港所有的影视公司——没一家公司敢拍,说明同行也不看好这部电影;

第五、当时的嘉禾正和新艺城battle,整个嘉禾都在拍灵幻恐怖片《僵尸先生》系列,拍这部电影势必要“浪费”很多资金和时间、精力。

洪金宝对这部电影不可谓不用心,除了主演莫少聪、温碧霞是导演张之亮敲定,配角刘德华是他自己来帮忙(刘德华和张之亮是无线艺员培训班的同学)之外,洪金宝自己在担纲动作指导并出演的同时,更是带着《僵尸先生》原班人马参与:林正英、午马、王小凤、陈友、田俊......

洪金宝说到做到,1987年10月24日,电影《中国最后一个太监》率先在台湾地区上映。凭借这部电影,张之亮在获得了第2届东京国际电影节“青年导演奖”提名的同时,更是在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和第2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大放异彩。

这部“大胆”的电影,因为洪金宝的“大胆”,成功了!

了解这部电影的拍摄背景之后,下面扒姐来聊一聊个人的观影体验。

这是一部关于小人物自传式的电影,但是却非常动人心魄。

就叙事方面来说,张之亮采用的是“线性叙事”手法,按部就班地按照时间讲故事。这样做的好处是,非常容易提起观众的兴趣——你看开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更猜不到结局,同时他也非常好做悬念,是为大多数新人导演的拍摄手法。

影片开始,来喜(莫少聪 饰)因为看见同村太监衣锦还乡,心神往之。为了让自己的父亲(林正英 饰)吃上鸡屁股,他决定阉割自己,也去做一名太监。

来喜此举或许现在的我们很难理解,但是放在那个缺衣少粮的动荡时代,他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父亲最大的愿望是顿顿吃鸡屁股,他掐一朵菜花都要跟小伙伴分着吃,当太监是同村很多人改变命运的选择,就好像一束光,身处黑暗的来喜渴望抓住他。

更重要的是,彼时的来喜只是一个孩子,没有钱、没有背景、没有文化,拿身上的“一块肉”去换锦衣玉食,似乎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这种因为贫穷、愚昧造成的狭隘,是其悲剧一生的根源。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命运却跟来喜开了一个玩笑。

来喜用自己的“宝贝”去换名利,结果名利却成了镜花水月——他刚阉割,清朝就灭亡了!

可是当这个现实赤裸裸地摆在来喜面前时,他并没有醒悟,更没有回心转意,他还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入宫伺候他心目中的“真命天子”。

当来喜为被众人嘲笑所苦恼时,戏班的班主(洪金宝 饰)告诉他:做太监跟唱戏并无区别,不管做什么都要堂堂正正、有骨气!

这样的来喜尽管可悲,但却并不可笑,更不可恨。因为他的身上折射出了很多中国底层人民的精神状态,他们或许贫穷、或许愚昧、或许固步自封,但是他们真诚、他们善良、他们对美好生活一直满怀希望。

来喜虽然是一个太监,但是他也渴望着自己的爱情。

与招弟(温碧霞 饰)相识相恋之后,他能力所能及地给她所有温暖,但是给不了她性。在她怀上别人的孩子以后,他体会到了痛苦。这痛苦就像末代皇帝没有了太监服侍、招弟没有了性、父亲没能吃上鸡屁股一样——大家都在面临着痛苦的抉择!

这种痛苦是时代造就的,选择本无对错,个人在时代的洪流中,任何选择都是可以理解的,却也是苍白无力的。

但是即便如此,时代之下的每一个人,他们都用着自己的方式,对这片热土热爱着,对这个国家奉献着。

当来喜的“宝贝”被军犬吃掉以后,他才算彻底醒悟:原来自己梦寐以求、沉迷其中的时代,已经彻底翻篇了!

就好像“宝贝堂”里悬挂的那些太监们的“宝贝”一样:那只是时代留给他们的念想,不管有多么不舍,也不管仪式如何隆重,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电影的结尾,当来喜敞开自己,坦然面对自己的缺陷时,其实他身体上的那个缺陷在人性和人心上已经弥补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些伤疤成为了勋章!

电影中来喜的“喜”和屏幕前你我的“悲”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了一曲小人物的悲伤赞歌。

但我们并不能以一种娱乐、猎奇的方式去看这部电影,以“完整”去俯视“缺陷”,本身就是一种缺陷!

在时代面前,个人竭尽全力而无法改变时,“缺陷”和“完整”毫无分别。

就好比你我曾笃信一份“铁饭碗”能捧一辈子一样,到头来还是还是无可奈何地看着“铁饭碗”被时代所抛弃。

当我们的精神被阉割,谁又不能说自己不是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