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飞:乐见“流量时代”终结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谭飞:乐见“流量时代”终结

由于疫情原因,今年出的爆款影视作品都集中在网剧领域。从《我是余欢水》到《传闻中的陈芊芊》,再到《隐秘的角落》,这三部网剧无论是口碑、影响力还是流量都“破了圈”,成为社交媒体议论的焦点。此外,像《新世界》《三叉戟》等台(网)播剧,也形成不小影响力。

有意思的是,上述作品没有一部是由所谓当红“顶流”(顶级流量)主演的,主演大多数是演戏经验丰富、演技精湛的成熟演员。不少人惊呼:流量小生、小花时代终结了。

从趋势上看,中国影视圈的确正处于流量时代向质量时代转变的关键节点。流量神话及光环已经大为褪色,重视内容生产和质量成为王道。产生如此变化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热钱退潮导致对内容的重视。流量这个词不是原罪,但在热钱大举进攻影视圈的特殊时期,“唯流量”论甚嚣尘上,某些公司或团队为达到商业目的,炮制虚假流量,让流量明星顶着万众瞩目光环参与主演各类大项目。由于参与作品目的并非是要拍一部好戏,而是攒一个好局,所以留下不少“一地鸡毛”的烂尾作品。换句话说,明星的流量换不来剧的好收益好口碑,而简单粗暴的“小鲜肉+大IP=成功”的公式也被证明很难成功。热钱退潮后,原来以流量为核心的畸形产业生态必然难以为继。由于资金短缺,很多戏向“用合适的人,拍好剧”的方向调整,以追求投资效果。某些流量明星居高不下的片酬就成为巨大障碍。在用不起流量的前提下,投资方制作方会将重点放在内容的打磨上,以期“以小博大”,实现高性价比回报。

第二,平台收购价格大幅下跌导致流量明星空间紧缩。几大视频平台经年烧钱,陷入某种恶性循环,各大卫视广告收入下跌,负担很重,为支撑未来发展,必然会大幅降低作品收购价钱。据统计,某些戏现在的收购价钱只有高峰时期的1/3至1/4。在这种回报大幅降低的情况下,投资方在选择演员阵容时,当然会作出调整,这让流量明星的空间进一步缩小。

第三,某些流量明星的演技受人诟病,在观众中口碑大幅下降。一段时间以来,由于部分流量明星赚钱太容易,把大量精力用于轧戏、参加综艺,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提升演技,产生了“字母小姐”及各种替身的传闻,极大影响了流量明星的美誉度。他们的戏在平台播出后,作为主角的流量明星演技遭到大量质疑和吐槽,在演技备受诟病同时,部分偶像的粉丝行为不够检点,发生如“控评”“网络暴力”等行为,导致社会观感不佳,以至于部分平台及制作公司怕受牵连而更为慎重。

的确,这一两年来,戏骨主演的戏无论质量上还是口碑上都大幅碾压鲜肉鲜花们主演的戏,流量时代逐渐成为过去式。但我们也要看到,一些拥有所谓高流量、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