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地凝视,沈阳的背影||读马秋芬的《盛京流云》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深情地凝视,沈阳的背影||读马秋芬的《盛京流云》

沈阳不是一座可以“把玩”的城市,像苏州,精致得宛如一幅古旧的山水画轴;它也难以容纳“消闲”的心态去索解生命流程的浮世悲欢。因为夏天的旱风和燥热,冬天的漫长和寒冷,让人怎么也扯不起浪漫优雅的情调。解读沈阳的历史,似乎无法心平气和,你只能像马秋芬那么满怀一腔悲怆、忧患的沉重感,即使带着理性审视,也脱不去感性和感情的外衣。谁让当年努尔哈赤在这方山林河流之上,演绎了那么多地动山摇的故事;谁让张作霖与其子张学良在这块土地上,踩出刀枪迸火的足迹,抑或闯关东的生命流浪者们,也在关东大地上留下太多百结愁肠的拓荒者的悲歌‧‧‧‧‧‧如此悲情厚重的历史辄痕,该用怎样的笔致去描绘勾勒?这让女作家马秋芬颇费思量,她的心再怎么柔情,笔力再怎么温婉,也不得不变得凝重、不得不铿锵有声。

沈阳出版社新近推出的这本《盛京流云》,是该社一套展现地域文化书籍中的一本,堪称马秋芬的心灵写作。女作家对逝水流年的低吟浅唱,是对沈阳城身后那长长脚窝的探究和凝思。这座老城几百个春夏秋冬的流云,宛如一缕缕丝线那样缠绕着清王朝的兴衰荣辱、民国初年的鼎沸市嚣;伪满州国的殖民经济,也拂掠着共和国诞生前的沧桑沉浮、世相众生‧‧‧‧‧‧书中既有史料的精心选取裁剪,也有往事的细辨钩陈,既不乏个人情感、家世野史的意识流动,更充满了一个本土作家对故园风物、历史民俗、审美情趣的探寻索引。

在马秋芬的笔下,老沈阳如歌如韵,似茶似酒,像一幅幅叠印着时间标记的全息照片,诉说着一个地域文明的繁衍生息、离合聚散,牵惹着我们的旧梦与新知。作品是从沈阳老城墙的旧影开篇,这旧影叠印着作者儿时的梦境。但这也是一个纽带,让她展开如丝如缕的丰富畅想,去回眸眺视沈阳的昨天。于是,在马秋芬的视线深处,走来一队又一队的先人,带着光荣和浩气,掺着权谋与迷梦,交织着伟业和壮举以及功败垂成的憾恨。努尔哈赤、张作霖、郭松龄、张学良、冯庸、杜重远‧‧‧‧‧‧这些在老沈阳星空下大地上驰骋拼搏、踌躇满志、呕心沥血的一颗颗流星,或者可歌可泣,或者可悲可叹,但都无一例外地点染着盛京旧话的每一页每一章,让我们后来者明史知鉴,领会“得失寸心”,毫无疑问收益良多。

可以说,写活一座老城的灵魂,作者既不能凡事皆从宏观入手,也不能循史面面俱到,否则就成了堆砌史料的“地方志”;另一方面,也不能过分耽溺细节,玩味掌故,那样很容易“因小失大”,削弱了一座大城应有的魂魄。马秋芬深谙关东文化的底蕴,其小说越轨的笔致、朴野的氛围,类若早年的萧红,此番神游忘我于老沈阳的一幕幕宿梦,那眼界是阔大的,气韵是磅薄的,恰好与这座城市的历史精神、人文品格相依相吸,紧密契合。诸如她写“老北市场”的开拓繁荣,笔下时常涌起穷形尽相的小说家笔法,深沉整肃又灵动多姿;再如她写老年头“杠夫”们的遭遇命运,气氛的渲染,民俗风情的勾描,真是多一个字嫌繁冗,少一个字又失去意味。至于用细腻传神的笔触传达旧时老北市场鼓书艺人的外形内心,仪态万方的演出盛况和个人风情,就更加显露了这位女作家动人的想象力和营造精神时空的塑造本领。

感谢马秋芬给老沈阳带来这一缕扑面的生动气息,它令我们感动、回味、咀嚼,从而对脚下的这块热土深辨细识,对逝去的云卷云舒叩问和反省,对前辈的英魄和精魂致敬和承袭,让这块土地上的后来者,也通过《盛京流云》知乡而爱乡,深深拥抱和眷顾这块土地。

书评作者简介

刘恩波,一级作家,供职于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在《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华读书报》《当代作家评论》《博览群书》《散文》《文学自由谈》《中国图书评论》《散文.海外版》《上海文化》《鸭绿江》《艺术广角》《海燕》《芒种》《满族文学》《诗潮》《名作欣赏》《书摘》《文艺评论》《作品与争鸣》等60余家国家级省级报刊及中文核心期刊发表各类作品200余万字。

老沈阳书系

本文作者:刘恩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