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陈建斌饰亿万富豪找不到对象,国产剧在“失真”道路上已越走越远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陈建斌饰亿万富豪找不到对象,国产剧在“失真”道路上已越走越远

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

皮皮电影 / 每天一部精彩电影推荐

口碑警匪剧《三叉戟》刚刚完结,陈建斌主演的另一部新剧《爱我就别想太多》就又紧跟上了热播,还登上了抖音热点榜第一。

原本以为又是一部优质剧集,但刚看了一集,皮哥就被剧中不靠谱的设定雷到了:

陈建斌饰演的李洪海是集团总裁,亿万富翁,叱咤商海,但年过40却始终找不到对象,因为他觉得几乎所有女孩儿都是在图他的钱。

所以剧集一开始,单身许久的他就被铁哥们潘粤明催赶着去相亲。

比起《三叉戟》剧本的脚踏实地,这部剧实在是飘在天上,故事说白了还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只是换成了老少配,陈建斌会演这样的剧也是够新鲜。

其实翻看这几年的高热度国产剧,这样奇葩的设定也是屡见不鲜:

出身卑微,仇敌无数,却能一路开挂逆袭,最后法天象地,无人可及;

或者生于豪门,却身陷囹圄,历经挫折后,终于又亲手夺回了往昔荣耀;

又或者从底层打拼到行业精英,还被另一个精英疯狂爱上,但亲生父母却来使绊,甚至无所不用其极;

原本我们说国产剧情节狗血,随着时代发展,这些设定也在改变,变得隐蔽,变得暧昧不清,变得“技巧化”,只要是观众“痛点”,就一定得融合进去。

从过去侮辱观众智商,到现在无底线谄媚观众,最终的恶果就是塑造出了一个失真的世界。

一、失真的电视剧:从《都挺好》到《余欢水》

在2019年热播电视剧《都挺好》里。

大哥苏明哲,堂堂斯坦福毕业却中年失业,找不到工作一度要去端盘子。

二哥苏明成,混吃等死,不声不响地啃老。

老爹苏大强,各种作妖,折腾子女。

只有女儿苏明玉,读个无名师范,却一路逆袭进了公司决策层,这边撩着顶级厨艺的帅哥,那边却有一个死心塌地的男闺蜜高管。

在家里,一边给学霸大哥介绍工作,一边被窝囊废二哥毒打,还得照顾老父亲,可谓能carry全家,也能吸收伤害。

这部剧的设定就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女人十项全能。

《都挺好》对外说是一部现实题材剧,但故事主线其实是一部“女性特供”的“玛丽苏剧”。

在最近的电视剧《我是余欢水》中,则颠倒了个儿。

这部剧的设定是:女人没一个好东西,男人奋斗不容易。

余欢水的老婆,看不起老公,和前男友行苟且之事。

余欢水的女同事,靠肉体上位,原著小说里甚至把她写成了“石女”。

余欢水的临终关怀志愿者栾冰然,名字就是“然并卵”倒过来写,而剧中的作用就是陪余欢水吃饭,唠嗑和旅游。

而余欢水,借着得癌症的乌龙,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原著中他还是个秃头男)变成了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为什么这么设定,因为《我是余欢水》这部剧就是一部“男性特供”的“龙傲天剧”,也难怪它一开播就遭到女网友的抵制。

看懂现在电视剧设定的逻辑没有?

叫做:看碟下菜,投其所好,毫无下限。

一部电视剧,观众喜欢看什么,创作者就怎么设定。

受众如果是屌丝,那就安排点“扮猪吃老虎”的情节,满足他们的YY心理。

受众如果是腐女,那就男一男二“基情戏”安排,比如《陈情令》里的“博君一肖”。

受众想要真实,那就编排些妻子外遇、公司打压的戏,当然最后一定得来通逆袭。

受众如果是穷鬼,那就让大富豪找不到对象,让王子变青蛙,比如我们开头提到的电视剧《爱我》里陈建斌饰演的亿万富翁寻找纯爱屡屡受挫,观众怎么舒服它怎么来。

过去是电视剧引领观众审美,现在是观众审美决定电视剧设定,这种本末倒置最后塑造出的是一个涂脂抹粉的“失真”世界。

二、失真的演员:穷到兜里只一百万

王传君2015年有长达11个月的失业期,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那时自己弹尽粮绝,慌得要死。

随后他补充道:当时的银行账户只剩一百万了。

何洁在5月5号的的直播中连线好友刘维,她说自己已经三个月没工作了,要和丈夫养育四个孩子,压力山大,北京已经容不下她的肉身,她计划着逃离北京。

而仅仅在两年前,她开着保时捷跑车造成交通拥堵还发文致歉。

黄晓明最近做客李佳琦直播间,也坦言过去别人求着他拍戏,现在他反过来求人家,可别人都去追逐小鲜肉了,他已无戏可拍。

晓明哥泪眼婆娑,一副家里揭不开锅的样子。

可实际上的黄晓明拥有将近60家公司,年收入上亿,一个香港的豪宅都过亿。

演戏演多了的明星们一个个找到了“财富密码”,那就是哭穷。

只有这样才能拉近和我们这些韭菜的距离,让我们感觉,哦,别以为他们有钱,其实他们过得和我们一样痛苦。

你看,戏中的角色有讨巧的设定,戏外的明星也有自己的人设。

注水的只是剧集,傻白甜只是设定,明星拿到的可是真金白银,只有观众傻傻分不清。

三、失真的观众:100平以下的房子不叫房子

一个师弟毕业找我买房,我推荐给他很多性价比高的房子,他都看不过眼,还甩出一句:100平米以下的房子怎么住人?

他的观点代表了很多年轻人的心声:

不住在三环以里都不叫北京了,100平以下都不叫房子了,研究生不去个清华北大都不配叫读研了,月薪低于1万的都快被开除人籍了!

这就是当代影视剧培养下的后浪:眼高手低,心态浮躁,不能脚踏实地,幻想一夜暴富。

更别说如今不少女孩子在这种影视剧的影响下,开始崇尚“拜金主义”,只要能嫁入有钱人家,后半辈子便可衣食无忧,安心做“人上人”。

对于“要皮囊还是要内涵”这个问题,她们更是已经理解得非常透彻。

而当孩子看到这样的剧,本该有的健康价值观也会被扭曲。

比如皮哥昨晚在超市,身旁两位小学生拿着手机刷到一对情侣的真实照片,女的精致貌美,男的长相普通,于是两个小孩子脱口而出:这男的一定很有钱。

在他们的下意识认知里,因真善美而邂逅的纯朴爱情已经很难再去信服。

他们更愿意相信影视剧中那些最为露骨的爱恋,一个有颜,一个有钱,那才是最真实的,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本该正面塑造的价值观,就这样被这些影视剧带偏了。

试想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任凭这些低劣三观影视剧横行,可能真会贻害无穷。

四、失真的世界:我们呼唤简单的真实

真实的东西往往千姿百态,但也千疮百孔。

在这个涂抹着厚厚美颜滤镜的年代,这种真实往往被规避,因为它无法引流,无法变现,甚至很可能被人讨厌。

过去我们曾拥有过这种真实。

38年前的《牧马人》让人品味到爱情的本真——“我不管他教师不教师,在我眼里他还是许灵均。他就是当上官,我也不稀罕,再放二十年马,我也不嫌弃。”

36年前的《高山下的花环》让人看到一颗纯粹的赤子之心——“干了这一杯,烈士陵园见”,“中国是我的,可也是你的!”

30年前的《渴望》则让观众学会在平淡生活里汲取简单的快乐,正如歌曲所唱的那样“希望还在,明天会好,历经悲欢也别说经过了。”

事实证明,这样的影视剧才会从好的方面影响一代代人的价值观,也最令我们难忘。

其实在最近几年里,我们也在逐渐回归这种真实。

比如2012年的《温州一家人》,故事着眼于一个小家庭的生活变迁,以小见大,反映了一个时代的社会风貌。

比如2017年的《鸡毛飞上天》,没有流量明星,没有讨巧的设定,就靠着话剧的节奏,电影的品质,张译的演技赢得了好口碑。

比如这几天《隐秘的角落》爆火网络,因为它让我们看到一种真实:孩子的世界并非一尘不染,连章子怡都为它打CALL。

比如贾樟柯的电影对准中国的县城,乌七八黑,一点也不美,有人就当面指责贾樟柯抹黑中国讨好洋人,可贾樟柯依然要把这种残酷的真实呈现出来,为弱者发声。

真实从未离开我们,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依然有人在振臂高呼,只不过他们的声音淹没在了时代的聒噪之中。

当然,相比三十多年前的《牧马人》、《高山下的花环》和《渴望》,眼下这些好作品只是泛起水花,希望有一朝一日他们可以翻起大波浪。

随着演员限薪政策的推出,随着国家对影视剧劣质题材的正面干预,随着一批批的观众成长,涂脂抹粉的日子终将过去,影视圈会迎来拨乱反正的一天。

我们静静等待着。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忍者爱吃鱼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