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学评论家项静:希望看到更多“理智之年”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青年文学评论家项静:希望看到更多“理智之年”

青年文学评论家项静有一枚闲章,刻的字是“多所欣”,章是另一位评论家黄德海相送。每有读者请她在书上签名题字,她都不忘为这枚章仔细蘸上印泥,为读者盖章留念。

图说:项静 网络图

一枚闲章

原来这三个字出典自陶渊明诗句“虽未量岁功,即事多所欣”。在项静看来,解释就是,虽然还未到丰收的季节,但是眼前的一切已经让我们感到了喜悦,至少没有虚度光阴,至少还在努力。“尤其读书这种事,就是靠着一点点阅读所得,不要靠着讨巧,而是尊重辛勤的劳动获得的收获。”

项静是青年文艺家计划中的唯一一位文学评论家。项静的文学评论有洞见,文字和言谈中透露出一种对文学作品的敏感和超群的解读力量。文学批评需要价值判断,回答一部作品“写得怎样”的问题,是她将文字的热爱,转换为了阅读的热情。这需要耐性、心性和一种纯粹。

一种选择

项静师从蔡翔,念完了上海大学的文学博士,之后进入了上海作家协会工作。一个人的写作,有时候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往往会根据生存环境而变化。作协为项静提供了一个观察当下文学创作的平台,对文学的纵深了解和观察,使文学评论成为项静的一个很好的写作选择。

图说:项静与读者交谈中 网络图

项静并不太喜欢情绪性的写作,她更希望看到的是作家们的“理智之年”,他们经过长期智力准备和精神打磨的写作。“理智是什么呢,在青年文学中,它似乎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理所当然人们会容易接受感伤的旅程、清新的语感、酷烈的火焰。理智之年需要在诸如此类的东西上,再做一些反刍和停顿。”

一个愿望

虽然开始写点自己的小说,但是项静的作息一点儿也不“作家”,晚上10点就上床睡觉,早上6点即起送娃上校车,然后回来坐在书桌前,把早晨的清醒时间段留给理论书籍的阅读。下午就看些小说放松放松,极少熬夜。

文学评论的基础在于海量的阅读,项静的阅读速度快得惊人,长篇小说基本一两天内就看完。文学评论介乎理论与文学之间,她希望自己写的那些能有更多的读者,希望别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果在文字当中设置太多阅读障碍,研究意义就不大了。”(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