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擦主席”张诗浩,国内顶级CG原画大师的逆袭人生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擦主席”张诗浩,国内顶级CG原画大师的逆袭人生

作者/张樱赢 编辑/ 冯寅杰(本文原载于《创业人》杂志 原标题《先锋创意领袖擦主席:引领新潮的无冕之王》)

擦主席,本名张诗浩,国内顶级CG原画大师,独立漫画制作人,因个人风格独特而拥有众多拥趸者。

被誉为“先锋创意领袖”的擦主席,在Cult文化界里独领风骚。其作品风格均另类诡谲、独树一帜,画面融合中国、欧美、日本等各种元素。成功策办《Cult Youth》、《交叉点手册》等漫画丛书,担任Carsick cars、pk14、D22 众多乐队演出海报设计,担任匡威北京御用画手,2008年被匡威邀请设计“爱噪音”系列巡演;同年创作的《猫王,比基尼,毕加索》被评为“第十五届中国广告长城奖平面类形象金奖”;长期为《城市画报》、《1626》、《TIMEOUT》、《乐·名牌世界》、《万客志》、《世界》等多家杂志社供稿,并与奥美等4A级广告公司深入合作。

2010年,他携手北京木马剧场,开办首次个展;不久之后又与文学杂志《独唱团》进行密切合作。

那个在80年代的漫画里频频出现的“飞机头”, 略微上扬的八字形的胡须,以及带有夏威夷风情的花朵式衬衫和短裤,这些在常人看起来极富标志性的装扮,统统出现在擦主席的身上。他脚夹着人字拖,手夹着一支烤烟,和周围的人嬉笑怒骂神采飞扬,眼神里时不时流露出一股来自内心的霸气和淡定。这一切都让他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比从漫画里走出来的角色还要让人觉得更不可思议。

这就是我对擦主席的第一印象。再次见面,已经到了晚春,北京的街上已经开始飘扬着柳絮,天气微热。在南锣鼓巷七拐八拐的某条静谧的小胡同里,我找到了擦主席。擦主席的装扮已焕然一新,不再显得过分张扬,唯有那记忆中的标志性胡须仍旧蓄着,这让我隐隐感到,即使一切随着时间推移转变,擦主席的精神,还在。

1983年,擦主席出生在中国北京,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系。擦主席在读书时便已积累不少的相关工作经验,从毕业以后在公司里工作了两个月以后,他愤然辞职,一心只奔向自己的创作理想。人就是这样,分为两种,或属于团体,或属于个人。擦主席则属于后者,他的个性太明显,或许与所谓的团体价值观有所相悖,只有独立创作,才能让他的潜力迸发。

总是大喊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擦主席,看似随意神侃的话,都来自他多年工作阅历的认知和经验总结。显然,他并不喜欢有谁为他下定义。既不是所谓的小众也不会遵循大众的思路,不能被任人摆布的擦,从一开始便快快乐乐地走在数字插画创作这条路上。

在讲述擦主席的作品之前,应先了解一下Cult文化。“Cult”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大抵是指一种怪异的品味,只有少数偏锋的圈子会喜欢。他们或顽皮、或无厘头的、或狂热、或散漫、或特立独行,他们选择不沉默、不随众、不屈从,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揭示真相。因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屑伪装、不屑遵循常规,往往皆以怪异和恶趣味的形象自居,它们被称为“邪典”。

擦主席就是这样群体中的一位,如果说Cult永远不可能被主流群体所接受,那么相对的,它的拥趸者就绝对是死忠。擦主席的才华横溢使得他在圈内的地位牢不可破,最近还参与了由DAZED CONFUSED x DIESEL发起制作的纪录片,专门讲述“Cult青年”的现象与文化,包括了擦在内的当下年轻创作人的精华缩影。

他的作品有着恶狠狠的幽默,凌厉直接不含蓄的画面不仅带给你视觉的冲击,还更深层次地作用于你的大脑皮层,震撼你的灵魂深处。这些浓墨重彩如同一片黑压压的云雾罩在你的面上,让你顿时昏厥喘不过气来,那一瞬间,或许你会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启示。他不会按照你的要求,给你绘制美好明天,他的画笔,从来都是警示世人,不要自欺欺人。

这就是擦主席,不妥协、不迎合,只引导,对你造成的冲击或大或小,从视觉到感觉,将你那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生活颠覆无常,重新再充满鲜活生气。

只引导,不取悦

《创业人》:不久前,你和文学杂志《独唱团》合作,你觉得这本杂志怎么样,和你的创作理念有相似之处吗?

擦主席:这本杂志找的我合作,我知道这是一本引导读者的杂志,买这本杂志的读者是想知道杂志里的作者在说什么,希望被引导。这是一个新文人的概念,它不是去迎合读者的喜好的一本杂志。这就是我觉得我们理念中最突出一致的地方所在。引导是一个创新的概念,模仿的目的是为了超越而不是为了追随取悦,如果在这种基础之上做出来的东西,就必然只能是成为第二、第三或者第四。

《创业人》:说说你的从画经历吧。

擦主席:10年前,我上高中,刚被叫做“擦”,因为画得到处都是,同学都说我“擦去!”我就去擦,于是我有了“擦”的名字。漫画我是从小画,都是盗版机器猫,故事长得很。到了北广以后,我画了两年,然后我通过朋友接到自己的第一次工作,以后,不断地有越来越多的工作找上我,直到现在。

《创业人》:你的画风比较诡异,这种画风是如何形成的?你欣赏的人?

擦主席:风格这种东西,都是别人说的。有的人说这个怎么怎么怪,那是他接触的东西不一样而已,知识体系的架构的不一样,并没有什么怪异的。我也是,本身喜欢摇滚乐,平常也经常看一些异色、猎奇的电影,听ROCK’A’BILLY,看丸尾末广、古屋兔丸、佐伯俊男、横尾忠则、新浮世绘、波普艺术大师什么的。多看多学,就是对美学原理的运用。

风格的初步形成是在2006年大学将毕业那会儿,开始画黑白线条的东西。现在我也在调整,也会画一些别的类型、有意思的东西。每个人的知识体系不一样,输出的东西就不一样。从出生到现在,你所接触的所有东西,自己做的事情,别人做的事情,客观存在的东西,整体作用在的你身上的,就会形成你的价值观,我所画的,我就觉得是我认为的“好的”,好的东西就是这样的。画好自己的画,没别的。

从0到1,做好当下

《创业人》:最近在忙什么?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吗?

擦主席: 很多事情,培训、和频道的合作、商业插画、电影美术、视频美术等等。我参与了一个即将在北京落地的动漫频道的节目策划和录制,还有《Cult青年的选择》的出版,培训班的课程设计和教学等等。

《Cult青年的选择》的独立策划和发行,从无到有的这么一个过程,都是一步步经历过来,是一个质变。这两年,很多事情,都是这么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比如还有画展也是。虽然总是面临着这种状况,但是我很享受其中。

最忙的时候我觉得我真是个劳模,在一个培训班讲课讲了10天,做了几个广告公司的活儿,还有20多张插画,还做了个宣传的拉页,还有乐队巡演海报,给人画贺图和设计等等……

有时候画画的时候,旁边一般放着国产电视剧,为了有个声儿,二来也和大众生活走得近了一些。对年轻人来说,安全感的缺失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赚多少钱才是够呢?

《创业人》:你接了这么多活,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擦主席:我想做的是纯架上的,卖画,而不是卖工作时间。我在想的就是什么是画,什么可以算艺术。用工作时间换钱就是,无论你是不是从事美术相关的行业,只要你的作品或工作结果是扔到工业体系的链条上用的,那就不是艺术。就像如果我画一张画很好看,跟低品质高品质无关,跟技法无关,但所有的杂志、广告公司都用不了它,它就算是艺术了。

我付出的东西和得到的东西差不多,没占到命运的便宜,哈哈。这个比例是不失调的,我花10块钱买到了10块或12块钱的东西而已,而有的人花10块钱买到了一万块钱的,那就是天才。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在用工作时间换钱,这个方式是个附加值的积累,但也只是从10块钱要到15块,再到20、50等等。这是举个例子,但终究是可以用单位时间来计算剩余价值的,甚至一些搞艺术的也一样找工人、代笔等等。人生本来就是纠结并痛苦地随时准备早逝的。

《创业人》:未来有什么发展计划?

擦主席: 当你过了一个瓶颈期以后,前面的路子又多了,你发现前面又多了很多选择,你必须自己去做这个选择。来活儿了就接吧,接了以后看来在前头就排在前头,满了就推了。

至于以后,也没有什么明确的计划,做好眼前的事情就足够了。干完了就算,没什么安排。那些说什么我到了多少岁就不干了什么的,到了多少岁的时候炒房地产、炒股票,赚多少钱画很好的画,那些都是浮云。有好的事情你就去做,越做越好,一步一步走下去,画好自己的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