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医程门雪先生用镇肝潜阳,安神和胃法治疗不寐症医案研读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上海名医程门雪先生用镇肝潜阳,安神和胃法治疗不寐症医案研读

怀着空杯心态研读名家医案,一案一故事,一医一人生。

【名医简介】

程门雪(1902-1972),名振辉,号九如、壶公,以字行。江西婺源人。知名中医学术思想家、中医临床家、中医教育家。毕生致力于中医临床和教学工作。程门雪早年学医于名医汪莲石。在私立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攻读中医学,师从名医丁甘仁。解放前,奋力抗争国民党政府歧视、摧残中医的倒行逆施。1956~1966年,任上海中医学院首任院长,历任上海市第十一人民医院中医内科主任、市卫生局中医顾问、市中医学会主任委员,《辞海》中医学科主编,中共中央血吸虫病防治领导小组中医中药组组长,卫生部科学委员会委员,市第一届政协委员、市第二届人大代表,第二届、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医卫一级专家。20世纪60年代,倡导、组织10多次近代中医学术流派报告会,推动上海和全国中医界的学术争鸣。1985年11月被中共上海市委血防领导小组追记大功一次。专长中医内科,对伤寒、温病学说有深邃的理论造诣,博采古今,熔经方、时方与一炉,善用复方多法治疗热病和疑难杂症,用药以简洁、轻巧、灵动见长。著作有《金匮篇解》、《伤寒论歌诀》《校注未刻本叶氏医案》《程门雪医案》《程门雪诗书画集》等。

【案例】

镇肝潜阳,安神和胃法治疗不寐症医案

吴某,男,成年。

1944年10月31日初诊:

肝阳上亢,水火不交,则为不寐。治以珍珠母丸合温胆汤加减。

珍珠母(先煎),煅龙齿(先煎),泡麦冬(去心),竹沥半夏,北秫米(包煎),抱茯神,炙远志,川连,炒枣仁,薄橘红,枳实,炒竹茹,夜交藤,朱灯心,淮小麦。

二诊:

木旺水亏之体,水不涵木则肝阳上扰,水不济火则心神不安,举凡心悸不眠、头眩耳鸣、肢胀诸恙,均缘乎此。治法滋水涵木,柔肝养心,安神和胃。既已得效,今再于前方中加人黄连阿胶汤法,以资调理。

蛤粉炒阿胶珠,川连同炒枣仁,大白芍,煅牡蛎(先煎),炙龟板(先煎),辰茯神,炙远志,淮小麦,炙甘草,北秫米(包煎),竹沥半夏,红枣。

三诊:

水不济火,则为不寐。前进清心平肝、安神和胃法,尚合病机。仍从原法加味,以治其本

蛤粉炒阿胶珠,炙龟板(先煎),大白芍,煅牡蛎(先煎),川连炒枣仁,抱茯神,盐水炒肥知母,夜合花,夜交藤,朱灯心,鸡子黄(包煎),青盐(服时调人)

本案引自(《程门雪医案》)

【评析】

本例用珍珠母丸镇肝安神;半夏秫米汤、黄连温胆汤和胃化痰。但镇肝与和胃,只是先治其发病之标,其本则由于肾水之亏,以致心火失济、肝胆失涵。故次诊以后进而治心、肾,转为黄连阿胶鸡子黄汤、甘麦大枣汤、大补阴丸、大定风珠等法,补肾柔肝、养心安神,以治其本。“咸能补心、软心”,“咸能润下”,是《内经》之法。本方取阿胶龟板、青盐以滋肾阴、降心火,达到水火交济之目的。

程老治不寐用黄连,很注意配合。他认为对心阴不足(或肾水不足)、心火有余而烦躁者,黄连用量宜小,一般在分至五分之间,用水炒、盐水炒或蜜水炒主要是防其“苦从燥化”。程老尝有因黄连用量较大而致彻夜不寐,后经减轻剂量,加入柔润,而得以见效的一些例子,所以曾提出轻用的告诚。他常以黄连与阿胶同用,以得其滋润;与枣仁同用,以得其酸制。程老的意见:补心“体”宜酸,强心“用”宜辛,故归牌汤、补心丹等成方中均以枣仁、远志相配,且远志交通心肾,解郁开结,辛而不猛,比之川芎与枣仁为伍似更为妥善(川芎过于升散),所以他常用茯神(或朱茯苓)、远志枣仁3药相配以养心安神。

注:

夜合花,为合欢花之别名。

【不寐简介】

一般习称为“失眠”,是以经常不易人寐为特征的疾病临床表现为人寐困难,寐而易醒,醒后不能再寐,亦有时寐时醒者等,严重的则整夜不能人寐。即病人相当长的时间不满意睡眠的质和(或)量。综合文献,参阅名家医案,可知本病症病机关键是阳不入阴;病因多由情志所伤、劳逸过度、久病体虚、饮食不节、五志过极等;虚证不寐多责心脾两虚、阴虚火旺、心胆气虚,实证不寐多为肝郁化火、痰热内扰、瘀血内阻等。治疗除药物治疗外,还应重视精神调理、放松治疗等。

【作者寄语】

如仍有疑问,欢迎评论区留言、互动、交流,如果有帮助,欢迎点赞、转发、收藏,如果喜欢我的创作内容,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