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吸毒产生幻觉杀死父母和女儿,科学家亲身试药,看到一个诡异世界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吸毒产生幻觉杀死父母和女儿,科学家亲身试药,看到一个诡异世界

2018年3月19日凌晨,吸毒过量的陈建精神越来越紧张,在毒品的作用下,他幻想父母找了狙击手来害自己。躺在床上,看着窗帘缝隙里漏出的点点星光,他觉得那是狙击手正在瞄准。

越想越激动,揣着一把黑色的折叠刀,陈建再次上了楼。

凌晨4点,35岁的陈建陆续用刀捅向了自己的父亲、母亲,6岁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爸爸你不要杀我!”他想着既然父母都死了,女儿没人照顾,“留在世上也很可怜”,哄着女儿进厕所后,他没有放过自己的最后一个至亲。

吸毒超过12小时后,毒品的作用仍未过去。陈建开车出门,再次踏上了一条疯狂的杀戮之路。

一个小时内,短短十公里左右的路程,陈建从开车、乘车到步行,揣着刀连伤6人,沿途无数人打110报警。警察赶到现场,将陈建当场抓获。

2020年6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同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陈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24日,陈建等到了判决的最终执行。

分享完这则新闻,路sir还是要说那句烂大街的话:珍惜生命,远离毒品。

我们都知道,吸毒后的人产生各种幻觉,有人被幻觉所蒙蔽,以为自己会飞,最后不幸坠楼身亡;更严重的,如陈建的经历一样,因产生幻觉而把家人杀死。

路sir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如何改变你的意识》,带你走进致幻药的前世今生。本书从科学、历史和社会等多个角度,探讨了改变意识的物质与人类社会的关系。从美洲部落宗教仪式的关键组分,到1960年代嬉皮士运动中的滥用药品,再到如今治疗成瘾和抑郁的潜在良方。我们看看这些改变意识的物质是如何影响大脑、改变意识的。

1. 三界皆幻:大自然中的迷幻剂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有很多手段来改变自己的精神状态,比如喝茶、喝咖啡、喝酒。这其中很多方法,都是通过摄入特定的生物制品来实现的,比如含有咖啡因的茶叶和咖啡豆,谷物发酵产生的乙醇等等。迷幻剂也一样,在人们能化学合成迷幻药物之前,具有迷幻效果的物质也都来自于特定生物。

其中,最出名的致幻物质来源,当属“迷幻蘑菇”。迷幻蘑菇是什么呢?它几乎涵盖了裸盖菇属、小菇属等多个属的大约200种真菌,这些真菌含有各种各样的迷幻物质,比如裸盖菇素、脱磷酸裸盖菇素等等。

考古研究发现,人类使用迷幻蘑菇的历史长达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比如生活在中美洲的马萨特克人,从好几百年前开始,就用当地生长的迷幻蘑菇来治疗疾病和举行宗教仪式。这是因为,他们觉得,吃了这种蘑菇就能让人进入超自然的状态。

直到1950年代,来自欧洲的旅行者才从这些原住民口中得知迷幻蘑菇的秘密。1958年,瑞士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成功把这些蘑菇中的致幻成分分离出来,并且找到了化学合成裸盖菇素的方法。顺带说一下,这位霍夫曼一辈子的研究都跟迷幻剂紧密相关,早在1938年,他就成功合成了另一种著名的迷幻剂LSD,也就是麦角酸二乙基酰胺。

除了真菌界,植物界同样有能引发迷幻体验的厉害角色。在南美洲的亚马逊盆地,生长着一种叫“卡披木”的藤本植物,当地人会用它和其他植物制作名为“死藤水”的饮料。卡披木藤含有多种生物碱,而另一种主要原料绿九节则含有二甲基色胺,它们共同作用就能带来致幻效果。

早在16世纪,抵达南美的欧洲人就发现,这里的原住民有使用死藤水的习俗。在当地部落,服用死藤水常常被作为宗教仪式的一部分。当然了,这不是说你随便拔几根藤煮一煮喝下去就行,而是需要萨满或者有经验的人指导下进行。有意思的是,生活在当地的美洲豹,偶尔也会吃下用于制作死藤水的植物,在林子里出现幻觉。

动物吃致幻剂,是怎样的画面呢?想想豹子在丛林里头晕目眩的样子,挺奇特的吧?不过,还有更奇特的——“动物身上长致幻剂”。在美国西南部和墨西哥北部地区,有一种科罗拉多河蟾蜍。一旦遇到威胁,这种蟾蜍就会喷洒毒液,当然,蟾蜍喷毒液不稀奇,稀奇的是这毒液中含有一种强力致幻剂,叫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不过,直到1992年,科学家们才开始认识到“蟾蜍素”的性质,又到了2010年以后,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才先后把它列为管制药物。

迷幻剂可以说横跨动物、植物、真菌三界,真真是哪儿哪儿都有它啊,咱们数万年的人类历史,不知道有多少人稀里糊涂就被迷得晕头转向啊。如果吃下这些迷幻药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本书作者波伦以身试药。

2. 亲历迷幻:“我看到了自我的瓦解”

在讲波伦的亲身体验之前,先分享一个我个人的小经历。想当年我第一次吃大闸蟹的时候啊,光凭一张嘴、一双手和一肚子食欲,三两下就搞定了一只,吃完只觉得意犹未尽。后来再有机会吃的时候,刚好有专人来教我们,我才发现吃个螃蟹,不但有顺序,还有专门的工具包,整个吃蟹的体验一下就丰富了起来。所以说,面对陌生的食材,有没有懂行的人带着,可能直接影响到食用的感受。

波伦也明白这个道理,他过去写的书多半都跟吃有关。无论是迷幻蘑菇还是死藤水,都是得进肚子的东西,因此他知道,要亲身体验致幻药物,必须有一个训练有素的向导为他安排好实验环境、流程和剂量,尽可能减少出岔子的几率。为此,波伦跑了分散在不同国家的三个地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三个这样的人。一切就绪,波伦的致幻旅程开始了。

他尝试的第一种迷幻剂是前面提过的LSD。药物生效时,向导让波伦戴上眼罩,给他播放音乐。接着,波伦感觉自己仿佛不受引力控制,身体要漂浮起来。在幻觉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儿子、父亲,以及过去遇到的各种人,并由此感受到了来自他们的强烈爱意。他觉得那些情感无比纯净还闪闪发光,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波伦尝试的第二种迷幻剂是裸盖菇素,这给他带来的体验更加强烈。虽然都是蘑菇,但迷幻蘑菇的味道可比菌汤锅底差远了,根据波伦的描述,那蘑菇的口感就像带着泥土味的硬纸板。

跟之前一样,这次的向导也为他提供了眼罩和音乐。不同的是,因为尿意来袭,他中途摘掉了眼罩。在迷幻剂的作用下,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闪闪发光,波伦在厕所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排出尿液都变成了钻石。重新戴上眼罩之后,他又看见自己的身体崩解成无数小纸片,他却一点也不想把它们拼起来。这段体验让他觉得,他和所谓的“自我”并不是完全等同的概念。

最后,波伦尝试了“蟾蜍素”。一个有经验的朋友告诉他,“蟾蜍素”堪称迷幻药物里的珠穆朗玛峰。尽管波伦找来一位对“蟾蜍素”研究颇深的传统治疗师当向导,但他还是受到了极其猛烈的幻觉冲击。在强烈的恐惧当中,波伦感觉自己全身裂成了无数碎片,他觉得自己在从眼前熟悉的世界一路倒流,回到了宇宙大爆炸之前的虚无。

了解波伦的这三次迷幻体验,你是不是跟我一样,没法从中总结出什么共同点或是特别的意义?那我们不妨深入挖掘,看看在各种幻觉的背后,波伦的大脑到底经历了什么。

3. 重置大脑:迷幻药的神经科学

小小药剂为何能引发幻觉?离奇错觉究竟从何而来?让我们一起走近关于迷幻药物的神经科学研究。

波伦尝试的三种迷幻剂:LSD、裸盖菇素和“蟾蜍素”,它们都是色胺类的致幻物质。在我们体内,最常见的色胺类物质就是五羟色胺,它又叫血清素,是人体神经系统中一种很重要的神经递质,能跟多种不同的受体结合,传递神经信号,进而调控各种生理反应。

波伦吃下的那几种迷幻剂,有着跟五羟色胺相似的化学结构,所以能鱼目混珠,跟一种叫“五羟色胺2A”的受体结合。这种受体不仅在大脑皮层广泛分布,又跟认知、感觉、想象、情绪、记忆等等大脑活动密切相关。因此,当大量的这类致幻剂分子闯进大脑,一部分神经元的正常活动就全乱了套,导致我们的意识和感官发生剧烈的变化。

近年来的一些神经科学研究发现,在这些迷幻药物的作用下,人脑各部分之间的联系会变得更加密切。2014年,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用脑磁图技术来研究裸盖菇素对大脑的影响。结果发现,一些原本相对独立的脑部区域产生了更多交流,比如负责记忆的某个区域跟情绪或者视觉有关的区域之间出现了信息传递。

在体验迷幻蘑菇的时候,波伦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变成了他去世多年的爷爷,还看到向导的脸变成了马萨特克老太太玛利亚·萨宾娜,也就是那位第一个把迷幻蘑菇介绍给欧洲人的印第安人。为什么波伦当时会出现那样的幻觉呢?这可能就是因为不同脑区的互动,让记忆投射到了视觉感受上。

换句话说,在迷幻剂的作用下,大脑仿佛发生了重置,把原本自顾自的脑区关联到了一起。这跟所谓的“联觉”有些相似,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感官刺激能引起另一种感官感受,比如听到某些音符会看到颜色,或者看到某些符号会产生味觉。

所以,咱们不难看出,迷幻剂的这种特性好比是把双刃剑:如果在药物作用下,周围的视觉和听觉等等感官受到刺激,刚好跟过去的不良记忆或者情绪形成联系,就可能带来痛苦的感受。但反过来,如果能控制好服药后的感官刺激,或许就能引导出更积极的迷幻体验,让人对自身和世界产生新的认识。

鉴于迷幻剂的这种双重特性,目前,已经有科学家在着手研究迷幻药物的实际应用。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