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批量造假的论文工厂,是中国学术界的奇耻大辱!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批量造假的论文工厂,是中国学术界的奇耻大辱!

2月,世界拉响学术造假警报,400多篇非“灌水刊”论文被质疑造假,震惊科研圈。巧合的是,它们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的几十家医院,其中不乏三甲级性质的。间隔3个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国医学界又爆雷,至少8篇论文涉嫌造假。并且,高度雷同的条带、图形版式和标题,明晃晃昭示着这两场均是“批量制造”规模

这就结束了?不,不仅是医学。

刚刚过去的6月,国内数学领域也被拉下水。这个号称“严谨、纯净”的学科被爆已有65篇论文牵涉造假(包含21篇已被撤稿),署名作者人数达到77人,分别来自44家高校。

它们也出现了“批量生产”的痕迹:虚构国外作者、论文内容出现虚假数学公式、论文之间频繁相互引用和抄袭……

是故意抹黑,还是暗藏玄机?事情还得从一个世界学术打假团队说起。

论文竟有工厂流水线

爆出论文造假的Smut Clyde、Elisabeth Bik、TigerBB8等人,均工作在科研一线。打假这份业余爱好,将他们凑到一起。

其中,Elisabeth Bik本身是一名科学诚信顾问,曾调查揭露了数种期刊中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花费5000多个小时检查论文,打假2000余篇文章。

这几次论文打假,不是空口无凭,不但给出了清晰的图像数据对比分析,甚至还总结出了一些“批量”论文的标题模板。另外,早在2月份,也有中国记者专门求证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专家,得到的回答是“证据都是直观的,感觉靠谱”。

所以,故意构陷基本不成立。

那么,能够在短短几个月如此精准狙击,一打一个准儿,这个打假团队是有多厉害?其实并不然,主要还是批量论文造假的水平并不高明,数据、标题的高度相似,很容易让它们都指向同一个“论文工厂”。没错,就是包含流水线的工厂。

这种“工厂”生产线甚至十分考究:首先,原材料是正儿八经的学术论文,就是发表的时间久了一点儿。其次,生产手法类似“掰碎了重塑”,或是将原论文掐头去尾,要不就摘取观点拼凑,几篇合成一篇,类似乱炖的效果。

“我们感觉到他们其实挺会写论文的。”打假人TigerBB8表示,造假论文基本很规矩,摘要、简介和结论完善、工整,不认真对照很难发现端倪。但这,仅限于格式上。

内容上的失智是“论文工厂”暴露的根本原因。这次之所以能够顺利牵扯出工厂的概念,也是因为早前有人提出“不同论文的12份手稿,蛋白质印记检测板出乎意料的相似”。它们似乎是经过复制和粘贴,或者是电脑合成。

但就是这种掩耳盗铃式的工厂论文,让不少中国学者敞开了腰包。

水平低劣的论文工厂,为啥中国买账?

没有人会怀疑这群高知识分子的智商,至于明知故犯的原因,或者可以先来聊一聊造假成本。

国内高校曾出过一起严重的学术造假,涉及人李连生等甚至被撤销了获得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那也是中国官方首次、正式对学术不端行为进行惩戒。

然而,没多久,造假者李连生顺利“跳槽”,前往另一家科研机构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担任副总工程师。

人们不知道的是,这场举报耗费了3年时间,举报人多次举证,因执意捅“马蜂窝”遭到围剿,被匿名者谩骂,被“打击”……最终因媒体曝光才出现转机。

而造假者“跳槽”仅用了两个月。

另外,一封网传为中国学者致打假人的信函,也揭开了另一重尴尬。

真的“别无选择”吗?学术不端行为直接甩锅“唯论文”就没事了吗?

的确,唯论文论是一种学术界逐利的快速通道。长期以来,论文确实是实现晋升的“钥匙”,但这不能成为造假的遮羞布。

不唯论文,也不能舍弃论文

论文在考评中所占比例过重,官方在近几年已经有所意识。

从2018年开始,破除四唯(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破除唯论文论被一再提出。2020年,科技部更是印发了《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的通知,强调重视分类考核评价、注重评估成果的经济社会价值和影响力等。

文件、指标在陆续出台,到底什么是更好的评价体系?如何将更公平的评估落到实处?这肯定需要一个逐步探索的过程。眼下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能看到进步。

2019年,没有发表过一篇论文,从教33年的南京林业大学老师蒋华松评上了教授。这被认为是评价革新的重要一步,在对“教学专长型”教师进行职称评聘时,不看论文数量,看教学实绩。

面对蒋化松的“逆袭”,有人认为,在今后的高校职称评定中,论文作为一个参评要素将会被舍弃。显然,这是一种误解,甚至是偏见。

论文是学术研究成果的展示与传播。重视论文和重视论文发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更准确来说,未来应该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