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弄红梅 鸿踏雪泥——郑铁峰庚子联赏析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危栏斜倚,孤灯欲灭,由他寒夜漏声残,且听雨敲窗、人敲键;

风弄红梅,鸿踏雪泥,待咱芳春时节好,再看三月燕、二月花。


联语为自题联,题目是《庚子新正时值肺炎病毒肆虐,宅家有感》。其“风弄红梅,鸿踏雪泥”语言富有诗意,“红”、“白”颜色的对比强烈,一“弄”、一“踏”尽显风流倜傥,品之,颇有古代文人雅士之风范。这是联作者庚子初宅家有感。


庚子年自古以来就是不平凡的年度,今年亦如是,可谓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当然,联作者的楹联创作,在这大半年里来,也是不平凡的。其作品可谓数量多,题材广泛,而且往往立意新颖,章法布局巧妙,写作手法变化多端。具真情实感,意境深远,风格清新、典雅,而颇可玩味。


下面,我们来看他的两副时事联。其一曰《题驰援湖北的株洲市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郑静静女士》:


郑音原未俗,郑风却不羁,医道当如艺术,怎可分下里巴人、阳春瑞雪?

静水必深流,静影犹沉璧,白衣其实红颜,堪怜见离湘千里、援楚一方。


当然,此亦是赠联。起笔即嵌赠者大名,为鹤顶格嵌法。而其“医道当如艺术”、“白衣其实红颜”两个分句对应出场,亦十分雅切,前者比喻大胆,然又自然,后者初看,是为大实话,细品时,却能觉得其包含着深意,构思反映现实,不同一般。紧接着,联作者以三字领“怎可分”、“堪怜见”各自引领两个句中自对的四言分句在议论中作结,情韵浓厚。上比赞美郑静静女士医术高超,如“郑音原未俗,郑风却不羁”;下笔赞扬郑静静女士医德高尚,不顾个人危险,勇敢向前,逆行武汉,驱病救人。联语感情真挚、动人,手法精湛,一片神行,涵蕴无限,是为佳作。


而其二《闻李登辉病亡于台北荣民总医院》:


旷代九州公贼实言君,狗苟蝇营,以误台湾后辈,真存愧也;

现行三姓家奴无过汝,忘恩负义,如逢经国先生,可有惭哉!


李登辉,“台独教父”,今年七月死去,可谓万人称快。因为李确实如联作者所概括的那样“旷代九州公贼实言君”、“现行三姓家奴无过汝”也!“三姓家奴”,原来是贬损三国演义中吕布的词,意在讽刺他反复无常,不忠不义,认贼做父。后常用来表示以身侍贼,不忠不义之人。这里用来言李登辉实在是恰如其分,其确实是个当代典型“三姓家奴”!联之结语“真存愧也”、“可有惭哉”,一评,一问,饱含讽刺,而语气词“也”、“哉”,声韵悠长,感叹色彩浓郁,真是言有尽而意无绝也!整联读之,觉其议论风生,字字在理,句句含讽,而又不温不火,一任自然、真实,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和现实意义。


在感叹之余,我们来品读联作者的一副咏物联,其题目为《题南岩轩黄金二号茶》:


一壶沸水泡开来,乾坤滴翠;

千面茗旗沉下去,日夜浮香。


联语结构为七四式,结笔短促,语言铿锵,其名词“乾坤”、“日夜”两组意象,一言空间、一言时间,思维开阔,大气纵横,在一“滴”一“浮”中,境界高远,风雅无限,写出抒情主人公——茶的千秋功用与万丈魅力。而以“茗旗”言茶叶,则想落天外,形象极为生动,充满着时代气息。然其咏物寄意,而又大匠无痕,联语在豪迈中细细品味,联作者其胸襟博大亦可强力窥之也!


茶烟袅袅,再来读如下这副赠联,亦是如此:


邓禹入云台,领班二十八员虎将;

敦煌拓丝路,开卷两千余载遗风。


此联题目叫《遵嘱为株洲唐人神技术总监邓敦作嵌名联》。“邓禹”,军事家,协助汉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为“云台二十八将”之首。上比用此典故,以“领班”二字赞美技术总监——邓敦,“总监”即“领班”,可谓十分雅切。而嵌字亦如盐之入水,全无痕迹。整联读来,豪气入云,粗看,似东扯葫芦西扯瓜,与题不合,细思之,不但合题,联中赞扬之情于饱满中亦含而不露,如“盛唐诸公(诗)唯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澈玲珑,不可凑拍,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影,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严沧浪《诗话》)


文章最后来读一读联作者的一副人文风景联,即《题浏阳金刚镇桃树湾清代民居刘氏大屋》:


明墙厚连厚,暗瓦深复深,百岁沧桑变幻,依然画栋掩重门,遗宅深深深几许;

要为人上人,须试苦中苦,一家荣辱悲欣,徒使汗青彪往事,浮生苦苦苦如何。


联语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色,“深”、“苦”二字,各有规律重复四次,在当今联坛,勘称一绝。上联在对比中描写刘氏大屋,“明墙”“暗瓦”,一“连”一“复”,“画栋”“依然”,深情喟叹“百岁沧桑”。“深深深几许”,典出欧阳修词《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里,借五个“深”字,颇富感情色彩地把大屋的建筑风貌生动地呈现在广大读者的面前。下联写大屋原主人,一生勤劳,吃得“苦中苦”,终于营造出“遗宅深深深几许”。然联作者在赞美中,又笔锋一转,言刘氏虽最终为“人上人”,却“徒(空)使汗青彪往事”,如此,结笔实在无奈地概括出人生哲理“浮生苦苦苦如何”。整联嚼之,不觉感慨万千,虽各有看法,亦颇见出联作者思虑之深也!


读到这里,联中沉重的心绪,却因为作者的“风弄红梅,鸿踏雪泥”的所展现的轻松与闲雅而灰飞烟灭了 ,然而一个平时清新、博学严谨的楹联家形象却在我们的心中巍然耸立起来。真可谓:岳麓云开,洞庭月照。

杨远建近照


【作者简介】杨远建,中华楹联公众号主评。1966年3月生,中共党员,湖南省洪江市茅渡乡人。自学古典文学及其理论三十五年,诗词联作品获优秀奖以上奖项百余次,在各级报刊上发表理论文章十余篇。参加第八届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代表大会,有文章入选第十八届楹联论坛暨楹联文化与美丽乡村建设研讨会。

展开全文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