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肆意生长,横冲直撞——90后导演创作图鉴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肆意生长,横冲直撞——90后导演创作图鉴

作者 / 无念

距离今年平遥国际电影展的结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然而关于这届影展的讨论却远没有结束。

仔细观察入围本届平遥影展藏龙单元的所有华语片,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 90后华语电影导演这一群体正逐渐浮出水面。

在今年入围的华语片里,收获一众好评的《野马分鬃》和把无数人看伤的“神片”《伊比利亚的派对》导演都同为90后,但是作品的口碑却似乎有着天壤之别;再加上口碑欠佳、但导演才刚满22岁的宁元元处女作《小事儿》。如此看来,本届平遥的选片确实有趋向“年轻化”的迹象。

作品质量的好坏和导演的年龄有着必然关系吗?年轻导演究竟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第一部长片作品?面对风云变幻的中国电影市场,尚处在学习成长中的90后新人导演们,又将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们准备好了吗?

面对这些问题,恐怕一时间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至少从这些90后导演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某种新的可能性。脱下约定俗成的规章技巧,丢掉老气横秋的观念束缚,90后导演们的起点,或许才刚刚开始。

90后导演登台首秀,成绩差异显著

当郭帆、文牧野、韩延、饺子等一批80后导演开始成为华语电影圈的主流杠鼎力量,当毕赣、仇晟、顾晓刚等一批新锐“泛90后”导演开始突破传统叙事、探索新的美学表达,这时,另一支“真90后”的导演队伍也开始逐渐登上舞台。

目前来看,投入创作中的90后电影导演数量并不少,但是所擅长的领域,以及代表作品的类型各有不同。情报君仅统计了目前已有完成的剧情长片代表作的部分90后华语电影导演,来看一看大家都交上了一份怎样的答卷。

需要说明的是,这份统计尚且无法全部囊括那些正在筹备、拍摄,以及后期制作中的项目和导演,而仅以业内或观众们听说或了解过的90后导演为主。但尽管样本数据有限,我们仍可以试图从中分析出一些共通性。

评分可以直观地看到,不同的90后导演,其作品质量相差还是比较大的。而作品的质量,很大程度上也受影片本身的内容和题材所影响。

从内容题材上来看, 90后导演的处女作更偏向个人化的情感表达 ,所选择的素材也多取自于自己的个体经验和社会阅历,工作、学校、家庭等多维的社会关系构成了他们作品中主要的人际网。至于那些更为宏大的社会现实议题,以及戏剧冲突强烈的类型化叙事方向,他们的作品则较少涉及,往往选择在形式和技巧上走得更远。

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的魏书钧,长片处女作《野马分鬃》在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收获了一众好评。影片通过一位录音师在不同剧组之间辗转的体验,戏谑地表达出当下影视从业人员的工作现状以及生活处境,整体气质诙谐轻松,充满生命力。某种程度上说,这部分的观察呈现,或许可以看作是导演此前个人经历的投射。

年仅22岁的导演宁元元,在本届平遥影展上带来的处女作《小事儿》,是一部讲述两个高中生因为被老师抓住早恋,因此不得不“分手”的故事。宁元元在拍摄时也融入了很多自己高中的生活体验,尽可能还原当下年轻人在青春期时的那份懵懂情愫。但囿于导演的执导能力和生活阅历还是有限,文本的单薄也尚不足支撑整个故事,因而口碑受到了比较大的争议。

▲《小事儿》剧照

宁元元还有一个身份是第六代著名导演张元和编剧宁岱的女儿,可以说是出自电影之家。有了父母的行业地位,再加上爱奇艺影业的背书,虽然影片最终质量欠佳,但宁元元年纪轻轻就可以执导筒“过把瘾”。相比而言,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

同样的,另一部在本届平遥影展上获得“恶评”的处女作长片《伊比利亚的派对》,导演澈与炻刚度过自己的30岁生日。这部作品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偏僻村庄里,一个少年试图出走的故事。

据导演称,自从他2015年毕业回国后,就一直在筹备自己的处女作项目,光找钱就找了四年。虽然项目去年曾经入围过平遥影展的创投WIP单元,今年再次回到平遥也算是一个圆满的循环,但目前影片受到的口碑争议却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这也势必会影响影片接下来的发行策略。

年轻,当然有重来的机会和资本,但是,能够“任性一把”的毕竟是少数。市场是残酷的,观众是挑剔的,90后导演们分别能在自己的路上走多远,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投身商业浪潮or坚守自我表达?

虽然已经有很多90后导演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但是真正将其推到院线的成功经历并不多。

公映意味着需要发行,意味着一笔很大的宣传费用,同时也要尊重市场的商业规律。而大多数影片, 由于较为独立的制作规模、缺乏明星和商业元素的号召力,再加上受到首轮评价的口碑影响,即使能成功拿到龙标,但真正上映了的,仍寥寥无几。

周圣崴导演的处女作《女他》曾经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单元的金爵奖,这部令人惊艳的定格动画贯穿了导演7年的北大岁月,影片也成功拿到了龙标,获得一众好评。但是却因盗版资源流出的事件,导致院线发行的计划受到影响,最终不得不以上线视频网站的方式与观众们见面。

▲《女他》导演工作照

在这份表格里,目前只有陆可的两部作品有过内地院线大规模公映的经历。尤其是导演的第二部作品《高跟鞋先生》,于2016年情人节当天公映,影片以较大的尺度和话题性,以及贴合年轻人口味的表达,最终获得了1.29亿的票房,是90后导演中作品最先破亿的一位,也是目前票房的纪录保持者。

出身于美国殿堂级的电影人才摇篮,陆可早早地熟悉了电影工业的整个制作流程。回国后,陆可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类型片的创作方向,从第一部的惊悚恐怖片,再到第二部获得市场肯定的都市爱情喜剧,他的发展轨迹也逐渐清晰起来,《高跟鞋先生》的成功,算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如今,除了陆可以外,市场上也有很多正在拍摄自己第一部长片的90后导演,其中也不乏商业类型片的身影。

比如,1993年出生的新疆小伙别克,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以一部短片《拯救》闯进业内,随后加入了五百的五元文化团队。最近的作品是由他和五百共同执导的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瞄准》,而他的电影长片处女作,是由五百监制,白百合、白客、范丞丞等人主演的惊悚片《门锁》,预计将于明年公映。

另一位值得期待的90后导演沙漠,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在校期间拍过很多短片,也拿过不少的奖。毕业后以一部网剧《你好,旧时光》惊艳行业,之后准备他的第一部电影长片《我要我们在一起》。这部纯爱片根据豆瓣小组的大火帖子《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就要嫁人了》改编,由陈国富监制,预计也将于明年公映。

不过,相比这些从一开始就决定投身于商业体系的导演们,大多数新人还是把处女作选在了较小体量的项目上,更多地注重自己的个人表达和独立性。等到第一部作品成功敲响行业大门后,才开始考虑更进一步的发展。

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的孙傲谦在毕业后,拍摄了自己的处女作《少年与海》。导演告诉情报君,之所以选择这个故事,一方面是因为它和自己的阅历比较接近;另一方面,相比那些完全类型化的商业项目,这个项目从各方面来说都比较易于把控。 因而,选择一个小体量的作品,拥有充分的自由度,在这个过程中也比较好摸索学习。

“我不排斥商业类型,但还是希望前面几部作品更偏向个人化,同时尽量控制预算,从内容到制作有一个递进的发展过程,这对我个人来讲可能更有益。“孙傲谦导演说道。

去年,《少年与海》先后在釜山、平遥、海南岛等多个国际电影节走了一圈,积累了不错的口碑。目前,片方也正在积极筹划公映的事宜,推动影片的进一步发行。而在处女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后,导演也正在积极筹备他的第二部作品,导演说这仍会是一部个人化的作品,但是不免有商业上的考量,影片的投资预算也会有相应的提升。

无独有偶,魏书钧导演也有着同样的考量。如今,《野马分鬃》先后被入选进戛纳、伦敦、平遥、釜山等多个国内外电影节,在吸引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