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可能还不知道,他改变了一个24岁放牛娃的人生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汪峰可能还不知道,他改变了一个24岁放牛娃的人生

上周我们发起过一个话题征集“有没有一首歌,曾经拯救过你?”后台收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故事,故事可能有一丢丢长,或许中间会让你不忍卒读,但我想你读到最后,一定会从中获得些许对生活的勇气。

我的生命是一本残缺不堪的书,无数次被人踩在脚下又被人捡起,在我以为命运会赏我一颗糖吃的时候,谁料得到的却是一颗苦杏仁。

我出生在豫南山区的一个穷家庭,要想读书得翻过小山穿过树林,所以直到8岁我能认得路,才第一次正式踏入学校。爸妈不识得几个字,只能去山西下煤窑,挣钱供我们兄妹三人上学。

哥哥跟妹妹都在读初一时出去打工,我妈一心想培养出个大学生,所以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七年级语文课本上有一首诗叫《在山的那边》,“山那边是什么呢?妈妈给我说过:海”,我无数次期盼自己登上山顶看到大海的样子,不过外出打工的哥哥跟我说在山的那边还是山,望不尽的山。

一直到初二,我的成绩都还可以,升了初二却怎么也学不会函数,第一次面对数学试卷泪流满面……初三没有考入重点高中,复读,还是没有考上,于是上了县里的二高。

高中本科率很低,为了增加上大学的概率,打小喜欢绘画的我选择了艺术。艺术这条路无疑给我家带来更大的压力,每月除了原本的生活费,又多了学费,材料费等等。我自然是努力的,2007年高考文科成绩470,艺术分也很靠前,总共获得了700多的高分。

我以为我就要考上好的大学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可当时的招生政策是盲估盲报,700多分的我居然没考上大学,按理即便是在竞争激烈的河南省,我的成绩也是可以上很好的大学的。

我不服输,选择了复读,不知是自己孤高自傲,还是那年的高考题实在太难,复读后的文科成绩居然只有三百多……我妈接到我的电话听见我说成绩不行,她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

在高考复读失利后,我不忍心让在煤窑里的父母继续花钱供我读书,2008年夏,我选择南下,去了一个小工厂。

那年夏天,身边人都沉浸在奥运会的喜悦中,我却满心忧郁。我拿着一天20块的工资在车间里焊锡,连续的焊锡导致我不停流鼻血,亲戚让我赶紧回家,还说可能是白血病的前兆,我只好拿着挣来的500多块钱悻悻地回到老家。

读书也不行,打工也不行,好在那时候家里还有牛,我成了放牛娃。站在山岗上,我时常想到余华《活着》中跟老牛相伴的福贵,想到了那句“活着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我不知道汪峰是谁,但是一首《怒放的生命》在那个绝望的夏天,我听了一遍又一遍,那歌似乎在我心里埋下种子,让自己的内心有了一棵救命稻草,不要活得那么憋屈。

有一天,我牵着牛,我妈跟我一起走,她是知道我的痛苦的,而我也什么都懂。“真的不上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妈先开口,就像要捧起我碎了一地的心,也是捧起她的自尊,因为她从不服输,这个从未读过书的女人不相信自己培养不出一个大学生。

24岁继续读高中,谁能想象?这个岁数别人家的孩子都硕士博士毕业了,但是我就是这样的例子。

2009年我终于考进一所二本院校,设计专业,28岁本科毕业。

2016年,第一次到达汪峰鸟巢演唱会现场,我泪眼看着满场的灯光,晚上回来自己写了一句话:那一年,高考失利,在山上无限循环一首《怒放的生命》,今天,我来了,谢谢你!

35岁,北漂生活还在继续,庆幸我还可以带着爸妈出来见见世界,哪怕只是看看天安门或者是去看看长城看看大海。

除了上面这个“逆天改命”的故事外,后台还有粉丝从其他歌曲中汲取力量。

那年我二十岁,为了梦想和对大城市的向往,外出打工。一路南下,上海无锡杭州,一个月跑了三个地方,均是受不了工厂的压榨而离开。后来投奔姐姐,她给我安排了个工作,一个月三千块。

工厂的生活让我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开始怀疑自己出来到底值不值,怀疑自己生活的价值,最后患上了抑郁症。一个人的时候就拿酒把自己灌醉,喝酒的时候听见这首歌,也大致理解了李白这首词的感觉,也就拿这首歌来排解自己。

后来熬过了那段时间,在老家经历了一次成年人的崩溃,又回到了这个城市,不再那么优柔寡断,开始奋斗,卖过保险搬过菜,开过夜车熬过天明,见过了24小时的城市,现在回到老家买了车和房,虽然负债累累,但是依然对明天充满希望,现在回想当时,真的是孩子般的幼稚。

初三中考结束,我直接跳过高中去长春读自考大专班,那一年,1997年,我只有16岁。

年末的一天,我在电视台听到了这首歌,开始喜欢上了黄家驹,喜欢上了BEYOND。因为跳过3年高中,直接读大学课程,难度无限大,我一个人孤独地跋涉在未知的未来里,一遍一遍地用这首歌鼓励自己!

这首《海阔天空》已经超过了音乐的境界。它是一种力量、是一种信仰。人生路上难免迷茫,那时那刻的我,就是如此,不过我想,只要还有一丝力气,就要努力,就要拼命努力。最后我完成了一个奇迹,毕业了!感谢黄家驹,感谢BEYOND!

那时的我在读高中,谈了段恋爱,莫名遭受校园暴力三年,打开QQ空间,能发现有人拿我的照片发说说谩骂我,那条说说有几百个赞与转发,还有人拿我的高考照片当作社交软件头像,有人特地来班级门口讥讽我。

高三那年,妈妈甲状腺癌需要动手术,其实我好害怕,那是我第一次离癌症这么近,可我从未告诉家人我所遭受的,只是每天下课了就跑去电话亭给妈妈打电话。

我把mp3带到学校,每当难过时,就会听歌,我喜欢那句“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我熬到了高中毕业,读了大学,我交到了很多朋友,有男孩非常喜欢我,我终于不再自卑与自我怀疑。现在的我,正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被温柔的人们保护着, 我一直相信,音乐与文字,是最坚定平和的力量,如果你看见一个人连掉眼泪都要戴着耳机,或许他就和十几岁时的我一样,正在自我愈合。

有人说:“人这一生最怕的,就是突然有一天,听懂了一首歌。”歌声之所以动人,只因听出了自己的故事,旋律之所以难忘,只因带来了无限的温暖。

1912年4月15日2时5分,正缓慢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上,在白星乐队《Near er My God to Thee》的最后演奏中,本惊慌失措的乘客们开始坦然接受“妇女儿童优先”的安排,慷慨赴死。演奏结束,首席小提琴手放下琴弓,对同伴说:“能在今晚同诸位一起合作,是我终生的荣幸。”随后,船身断为两截,白星乐队和他们最后的听众一起沉入冰冷的大西洋。

“生活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这就是音乐的力量。幸亏有音乐存在,提醒我们,生而为人不算抱歉。

撰稿|Sofia 设计|维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