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副对联写出『气吞万里如虎』的辛弃疾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民族风情网

评委寒天: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山东历城人,生于宋高宗绍兴十年,卒于宋宁宗开禧三年,一生时代背景处宋金对峙之中。其南归时刀剑慷慨,南归后笔墨激昂,一腔英雄气,曰武则勇,曰文则豪,亦血亦泪,可谓真性情人矣。写斯人须识斯人,事迹、史料、词文,大可提炼致用。观夫诸联,各擅取舍,各抒议论,各有千秋。余以一家之荐,拔前三并十优上榜,随附一家之言,若有不周不妥,尚祈见谅。

前三作品


第一名:渐无

天意薄圣朝欤?胡然寥落英雄,教退而学灌园,死犹呼杀贼;

词章原余事耳,怅对山河破碎,故发之于肺腑,闻其若风雷。


寒天简评:上起破空一问,利于引发。稼轩起义南归后四十余年南宋臣子生涯,约二十年被闲置不用,另二十余年宦海奔波亦不能一酬大志,光复中原几成梦泡。上联抓住事迹善于经营,自对句尤见力道。下起虚抑实扬,方便发力。悲愤出诗人,下联以文事衬其气骨,足令人动容共鸣。


第二名:小麦公主

万言书泣血乃成,便能半壁得全,献芹屈并长沙傅;

三呼事壮心不已,若是连营吹角,采菊安寻彭泽翁。


寒天简评:两起大有来处,献芹、杀贼是本事,辅辞泣血乃成“、壮心不已“不惟对仗精当,更在情理吻合,得摄魂夺魄之法。中句颇能承转,结句所拉之人亦适较量。


第三名:小田

美芹酬国用,奈南宋昏庸,三喝不曾醒叔世;

宦梗佐诗材,使中原光复,千秋未必属词人。


寒天简评:凝力评议,好在两结重若千钧,极沉郁。芹、梗之对颇巧,两腰用辞虽精于对仗,然略嫌浅白。


优秀作品


兰台

数词家逸士,信知苏子不孤,竹杖芒鞋,携来看斜阳草树;

算亘古男儿,未许放翁专美,金戈铁马,愿相逢夜雪楼船。


寒天简评:各表一枝,皆欲呼出其人。流畅之中略输一分凝重氛围。


曦晖

想当年铁马金戈,气吞如虎,上策献谋,挺枪扫敌,恨不得北患立消,故山在望;

惜归日苍颜华发,意冷灰心,人生老去,机会未来,终只能醉中看剑,梦里回营。


寒天简评:数稼轩事费力铺排渲染,情绪泄于外,易涣散。若机会未来“等辞尤其当斫。


琴箫

绿野炊烟,瓢泉草木,高卧志难酬,一笑悲凉堪斩马;

谋猷九议,治策十论,平生功自许,几番风雨待从头。


寒天简评:此联一笑悲凉堪斩马句暗合稼轩遭际,令人低回不已,却使旁句顿然失色。


百年孤独

铁板铜琶与苏学士并谓词宗,敢令格调翻新,一变雄豪别婉约;

楼船夜雪有陆放翁亦通兵略,何奈朝廷苟活,空教武将负文名。


寒天简评:空教武将负文名是此联亮点,个中滋味耐人寻味。


李抱真

刀俎待加身,竟轩冕无为,拟慷慨心、补苍天裂;

风烟空洗眼,奈功名自许,屈英雄气、作浮世行。


寒天简评:精神气质其人可当之,然一毫不施引据,难免另有冠戴。


桃花十三

心倾倚马,文可雕龙,梦回铁骑金戈,几人堪会登亭意?

魂系中原,恨遗北固,气贯天风海雨,千载犹闻杀贼声。


寒天简评:取材组合应避重复,上联点到登亭,下联当舍北固。


嵇叔夜

天意厚金人,拘我二十年吴钩,坐生白发;

宦情滋鹤梦,务他三百亩诗囿,怡养清心。


寒天简评:此联构思表达方式略肖林南天意厚苏辛联,然亦能锦心别裁,翻出自家笔意。


陌路萧郎

北顾惟残山剩水,南归梦铁马金戈,镇日里、栏杆拍遍,只缘文武一朝,由来袖手;

浅吟少剪翠裁红,高唱多振聋发聩,闲暇际、乐府吟余,竟教才人两宋,不敢抬头。


寒天简评:欲丰满人物形象,着墨颇多,由来袖手”“不敢抬头”只为出凸现一个稼轩。


木鱼

青兕或前身,论雄才脱略,三万里战阵驰经,再鏖笔阵;

白鸥非旧伴,叹大梦浮沈,一千场南山醉罢,犹望东山。


寒天简评:经历略似,武而文,进而退,然不点题亦是不足。另脱略”似是韬略误写。


文竹

举义从两千闾里,擒奸自万马军中,恨忠勇一生,剧成飞虎诬贪事;

治文当十论美芹,策辩推二三知己,剩淋漓六百,不过涂鸦消愤余。


寒天简评:选事有据,架构搭得也足,议得斩钉截铁,少回味。飞虎、涂鸦对颇巧。


入选作品


熊步由疆

献芹有策,报国无门,悔七尺男儿,屈身南宋;

才气盈篇,精忠满阕,立千秋词史,鼎足东坡。


成都懒猫

战守尽条陈,壮志酬九议一书,美芹高论;

兴亡总寄寓,才情在好词六百,家国中原。


柠檬薄荷

武输少保,文盖少游,喜纵马杀贼,无奈凉簟冰壶,挑灯看剑;

黑发挥鞭,白髭挥笔,怀平戎良策,只消拨弦吟唱,种树耕田。


FF山野闲人

冲锋陷阵,英勇无敌,只可惜满腔热血,万丈豪情,并入朝廷全泡影;

舞墨挥毫,淋漓尽致,莫辜负奔放胸怀,激扬文字,拓开境界永流芳。


杜不甫

醉溪草茅檐如画,闲携种树书,偶有村醪催看剑;

叹美芹飞虎成空,怅把平戎策,宁无浊泪伴凭栏。


心随乐动

瓢泉清似子胥涛,樽酒烈如鹏举饮,慨复以慷,古来孤直同怀抱;

剑胆豪齐坡老气,琴心雅若谢公风,山还共水,且酹烟霞说退藏。


又客长安

寸心空有负,敢道高标,迥立红尘难荷载;

三黜苦相寻,终埋壮节,也凭秀句绝呻吟。


李红

尽罗海雨天风,恣排金戈铁马,诗骚史汉孟庄信笔驱驰,裂石响惊弦,有词一代经纶手;

才并萧何管仲,忠侪鹏举文山,十议九论万字平戎韬略,摩空张壮节,至死未消杀贼心。


沉默是金

击节放歌,一气将文字激扬,直玉壶唾穿,凿开表里皆澄澈;

分疆画野,几人把江山指点,径金瓯补阙,扫彻周遭更清明。


妙品程

宋金何计望乡心,黯虎突狼奔,两袖清寒酬战气;

风雨无端忧国梦,对翳云霜月,一腔余愤付词宗。


马晓明

丹心铁骨,执锐披坚,叱咤疆场冲碧汉;

彤管玉笺,文豪策粲,扬波墨海映长虹。


小笛子

青岚缱绻同添寿;

白首须臾少识公。


芳香满怀

儒冠多自误,许精忠十论美芹,不辞试手补天裂;

词卷有余悲,丁乱世一生蹇运,何忍倾心问月圆。


明月几时

独自闯军营,擒来叛将又如何,空怀报国平戎策;

一生敲平仄,老去沧州真无奈,坐读东家种地书。


明玥

美芹飞虎业难酬,一生恨中,只把栏杆都拍遍;

温婉沉雄情不尽,六百篇后,不知心志可吟完。


爱茶人

铁骑踏中原,断鸿声宋室偏安,空激昂霹雳弦惊,栏干拍遍;

美芹束高阁,徒剑气稼轩长啸,莫嗟叹诗余之幸,疆失之悲。


龙吟

怀精忠随南宋长嗟,孤掌撑天,难酬壮志;

论豪放与东坡并立,寸心如玉,剩有悲声。


姗姗

未逢圣代,王佐才竟落归正人,难酬功业名,消杀贼恨;

叹隐菊园,阑珊处吟成词中杰,徒揾英雄泪,赋少年愁。

展开全文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