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杜牧的《赠别》,就是很多人喜欢玩营造“人设”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民族风情网

原标题:杜牧的《赠别》,就是很多人喜欢玩营造“人设”

冲动被称为勇敢,懒惰被称为严谨,嚣张被称为个性直率,这,便是春秋笔法。

有人说,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对事不对人,所有事情,面对不同的人,大家都会有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形容和说法。把话说好听,即便是低俗之事,一样可以换个角度呈现其美好,就好像杜牧笔下的这首《赠别其二》。

全文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诗的前面两句,在我个人看来,可谓直抒胸臆,直接写了杜牧自己内心的感受,什么感受,自己明明用情很深,明明对这位歌姬十分的在意,但是自己却不得不和她分别,不得不离开扬州,好像自己很无情一样,但自己内心的却十分的不舍和难受。怎么体现自己内心的不舍和难受,自己在酒宴前,在本来应该欢乐的气氛中,却没有欢笑,只有难受,这,便是我用情深刻的表现。

杜牧

后面两句,则是借物抒情,自己没有哭,但在自己的眼中,那燃烧的蜡烛,便是在流泪,而且那眼泪,还是替杜牧流的。为何会这样,因为杜牧的内心苦闷,不舍,难受,你的内心如何,你眼中的世界便如何,于是,杜牧的眼中,任何物品,任何景色,也都是悲凉的,也都如他的心境一般,难舍难分,却又无可奈何,于是这些物品,这些景物,也都在为他抒发着他内心的情绪。

古代歌姬

这首诗若是不结合杜牧写作的背景,就单单这么来看,在我看来,是一首很凄美的爱情别离诗,两个相爱的人因为要分别了,不舍,难受,又无可奈何。但若是结合当时的背景,再来看这首诗,个人便觉得,这诗多少有些矫情了。

送别场景

这首诗是杜牧离开江南,前往长安时,和扬州相识的歌姬分别时,写了两首分别诗,表达自己的不舍之情。年少时最初读这诗,觉得诗很唯美,用情很深,但是现在经历许多之后,回头再看这诗,却觉得矫情,为什么,对于扬州的这位歌姬,明明喜欢,明明有感情,明明依依不舍,难舍难离,在那个年代,你当官的杜牧,而且还是家境不错的高官家族,用些手段,办理好手续,带着这个歌姬一起离开,一起前往长安,有何不可呢?

影视剧中的歌姬形象

兜里有一百块,只给你一块钱,然后和你分别,还要写自己多么不舍,多么难受,顺便展现一下自己写诗的才华,而歌姬连名字都没有在诗中体现出来,留下。明明没有多么用心用情,却写得情深义重。古时候,叫做春秋笔法,现在来说,我们叫做人设包装。

春秋笔法

当年杜牧写《赠别》,还有一种可能是什么呢?不过就是离开扬州之前,在纸醉金迷的扬州歌楼上,找了一位歌姬做最后的温存,第二天便离开扬州,这位歌姬认不认识,熟悉不熟悉都无所谓了。事情是这么个事情,但写,杜牧不这么写,明明只是自己的消遣,但经过自己的包装后,便是我杜牧对歌姬情深义重,我杜牧是有情有义的风流才子。

展现出来的东西,并非真实的

现在的新闻中,多少出名人“人设崩塌”,出轨,吸毒,逃税,和人们想象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而且不说那些名人,就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在朋友圈中所展现出来的状态和人物形象,又何尝不是“精心”打造的呢?这样好吗?当然不好,我们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自己是什么样子,是什么状态,自己对自己的认识很清晰。

但是我们要不要这样做呢?当然要啊!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甚至是未来,把自己良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把自己的“人设”建立好,不论是自己的事业还是自己的个人发展,都有莫大的好处。

人设,也是一种包装

现实很讽刺,但是越是讽刺,也就是越是现实,不是吗?